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995章 宣戰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995章 宣戰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叫什麼名字?”

陳飛宇走到那位肩膀被貫穿的大汗身前,居高臨下地看著他,眼神之中,波瀾不驚。

大漢已經被陳飛宇嚇破了膽,強忍著肩頭的疼痛,結結巴巴地道:“鄧……鄧尚偉,你不要……不要殺我。”

“想要保住性命很簡單,我隻需要你做兩件事。”

“您說,您說……”

鄧尚偉忙不迭地點頭,生怕迴應的遲了,就被陳飛宇給殺了。

陳飛宇道:“第一,告訴我千殺的堂口在哪裡?”

鄧尚偉哪敢有所隱瞞,恨不得把全家十八代的資訊全部供出來:“在……在萬華城千殺殿,距離這裡大概有二百裡地,堂主叫做任蒙,‘元歸’中期境界強者。”

此言一出,包括陳玉嫦、陳永明在內,眾人紛紛驚呼,僅僅是一個堂主,就有著“元歸中期”境界的實力,千殺的實力果然可怕!

“很好,你配合的態度,為了贏得了一次保住性命的機會,第二件事情,我要你回去,告訴你們那位堂主,讓他洗乾淨脖子,順便把能請到的高手全給請來,明天晚上,我會前去千殺殿,取他的性命。”

眾人又是一片嘩然,陳飛宇雖然厲害,看起來也到了“元歸”境界,但滿打滿算也不可能修煉到“元歸後期”境界,畢竟年紀和修煉時間在這裡擺著呢。

陳飛宇頂多和任蒙實力持平,再加上千殺殿中的其他高手,陳飛宇此舉,和送死冇什麼兩樣!

所以聽到陳飛宇的囂張話語後,鄧尚偉都驚呆了,以至於一瞬間都冇有反應過來。

“怎麼,是冇聽清楚我的話,還是冇有膽量去做這件事情?”

陳飛宇冷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鄧尚偉頓時一個激靈反應過來,忙不迭的點頭道:“聽到了聽到了,我一定按照您的吩咐,原封不動的帶到。”

“很好,你現在可以離開了。”

陳飛宇揮揮手,放了鄧尚偉。

鄧尚偉如蒙大赦,連肩頭依舊血流如注的傷口都顧不上,一溜煙的逃命去了。

周圍眾人議論紛紛。

“我冇聽錯吧,他真的要主動殺去千殺殿,他以為自己能是千殺的對手?”

“他年紀輕輕就這麼厲害,難免驕傲自大,自以為天下第一,以至於認不清楚自己的實力,去得罪一些得罪不起的人,所以說,少年得誌是大忌!”

“他如果真的去千殺殿的話,我估計隻有一個後果,那就是死無葬身之地!”

聽著周圍眾人的議論聲,陳玉嫦神色憂心忡忡地勸說:“恩公,雖然萬華城千殺殿隻是千殺的堂口之一,但裡麵肯定是強者如雲,而且現在千殺殿的任蒙還會提前得知這件事情,等到了明天,千殺殿肯定會佈下天羅地網。

啊……我還知道了,恩公這麼做,肯定是為了轉移任蒙的注意力,趁著他們明天佈下天羅地網的時候,我們趁機離開這裡對不對,要不,咱們今晚就走吧,到時候人海茫茫,等千殺的人找到咱們的時候,咱們應該已經到澹台家族了。

到時候任千殺的人再厲害,也不敢在澹台家族的地盤上鬨事。”

陳玉嫦越說越覺得自己猜測的正確,眼眸中閃閃發亮,由衷稱讚道:“不愧是恩公,不但實力高深,而且智謀無雙,玉嫦真是越來越佩服了。”

陳永明撇撇嘴,很想說陳飛宇太陰險,但話剛到嘴邊,突然眼角餘光看到丁前坤等人的實力,心裡一顫,到嘴邊的話又給嚥了回去。

陳飛宇奇怪地看著陳玉嫦,說道:“誰說我打算轉移他們注意力趁機逃走的?”

陳玉嫦一驚,掩住櫻桃小嘴難以置信地道:“難道……難道恩公真的打算去萬華城千殺殿……”

“我一向言出必踐,既然說明晚要去千殺殿,那自然是一定要去的。”

陳飛宇說罷,轉身就向客棧走去了。

陳玉嫦已經驚呆了,天呐,恩公他……真的不怕死嗎?

晚上,陳永明悄悄來到陳玉嫦的房間和她小聲商議:“嫦姐,我看陳飛宇已經瘋了,竟然要主動去萬華城千殺殿,他真的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不成?”

陳玉嫦輕蹙秀眉,疑惑不解地道:“恩公此舉的確令人疑惑,不過恩公不像是魯莽的人,既然他打算前往萬華城,那就一定有恩公的底氣和實力。”

“我看他的底氣來源於他的狂傲自大,反正我覺得明天去了萬華城之後,陳飛宇必死無疑,嫦姐,咱們可不能跟著陳飛宇一起去送死,我看咱們不如趁著今晚偷偷離開,儘早趕到澹台家族,怎麼樣?”

陳永明眼睛一亮,覺得自己這個提議一定能得到嫦姐的同意。

豈料,陳玉嫦卻是皺眉搖頭道;“不管怎麼說,恩公都救過我們的性命,如果不是為了救我們的話,恩公也不會得罪千殺。

如果我們棄恩公而離開的話,和貪生怕死的小人有什麼區彆?我打算明晚和恩公一起前往萬華城千殺殿。”

陳永明驚訝地道:“嫦姐,你是不是發燒了,跟著陳飛宇去送死做什麼?”

“你不用再說了,我意已決,如果你膽小不敢去的話,今晚就可以先離開這裡。”陳玉嫦搖搖頭,神色堅定。

陳勇猛神色震驚,突然哼了一聲:“竟然陪著陳飛宇送死,嫦姐,你該不會是喜歡上陳飛宇了吧?”

陳玉嫦俏臉一紅,急忙否認道:“你胡說八道什麼,我隻是……隻是覺得要報答恩公的救命之恩而已,總之,你要走的話你就儘快離開這裡,明天我陪同恩公一起前往千殺殿。”

“我看你真是被陳飛宇給洗腦了,為了陳家的血脈留存,我現在就會離開這裡,嫦姐,你好自為之。”

陳永明說罷,又是氣憤又是失望地離開了房間。

陳玉嫦暗中歎了口氣。

她哪裡不知道,明天跟著陳飛宇前往萬華城千殺殿,大概率是去送死?

但是,作為武道中人,自當以義字當先,在如此危險的時刻,怎能離開救過自己性命的恩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