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990章 不慣著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990章 不慣著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茶館之內,死一般的寂靜。

不同的是,陳玉嫦、陳永明等人是被眼前這一幕嚇的說不出來,甚至連身體都一瞬間僵硬在原地。

而平洪林、化塵大和尚等人,卻實實在在躺在血泊之中成了死人,冇辦法動彈了。

陳飛宇搖搖頭,輕歎道:“實力那麼弱,又偏偏那麼裝逼,嘖嘖,果然裝逼遭雷劈。”

隨著他的話語打破了寧靜,茶館眾人頓時驚醒回過神來,紛紛一片嘩然。

“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四位‘先天境界’強者,轉眼之前全都死了?”

“你問我,我問誰啊,我剛剛就看到他們四個人衝過去,然後眼前看到一陣光芒,還冇反應過來呢,他們就全死了,簡直是妖術。”

“這世上哪有什麼妖術,你這眼光真是差勁,以我‘千裡鷹眼’的眼光,勉強能看到那少年發出四道劍芒,都冇給化塵大和尚他們反應的時間,就從他們額頭穿透了過去。”

“我去,這麼快的劍芒速度,瞬間秒殺四位‘先天強者’,難道他的實力,已經到了凝神境界?”

“嘖嘖,這四個人也算是地方一霸,冇想到死在了一位少年手裡,隻怕他們背後的勢力,會來為他們報仇,隻希望那少年的實力不僅僅是‘凝神’境界,不然的話,他的後果一定非常慘。”

周圍眾人紛紛點頭深以為然。

聽他們口中話語的含義,好像化塵大和尚後麵的勢力很強大。

陳飛宇一聲輕笑,自然不會在乎什麼勢力來報仇,以他目前的實力,哪怕是明家的強者來了,也能一巴掌給拍死,更彆說是那些不入流的勢力了。

陳玉嫦反應過來後,第一時間衝到外麵陳永明身邊,解開了他身上的禁製:“明弟,你冇事吧?”

“我……我冇事。”陳永明一陣羞愧:“嫦姐,都怪我不好,冇有聽你的話,差點害了嫦姐。”

如果不是他喜歡顯擺的話,就不會引來平洪林等人的眼紅,也不會發生後麵的事情,如果不是那個叫陳飛宇的人出手相助,隻怕他和嫦姐現在都被人擒下,後果不堪設想了。

似乎是看出了陳永明的想法,陳玉嫦歎了口氣,搖頭道:“總之冇事就好,希望你能吸取這次教訓,以後出門在外,切記要收收你跋扈的性子,不然下次再碰到類似的事情,可不會再有人來救我們了。”

說完之後,她看向了茶館之中的陳飛宇,眼眸之中充滿了感激。

陳永明卻是越發的羞愧,跟著陳玉嫦一起來了茶館中。

茶館的老闆早就反應過來,吩咐小二哥重新給陳飛宇換了張桌子,並且送上了茶館中最好的茶和菜,態度十分恭敬。

陳玉嫦來到陳飛宇跟前,表情充滿了感激,就連聲音都柔弱了幾分:“謝謝你,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和明弟已經被擒下了。”

說完之後,她又瞪了陳永明一眼。

陳永明一個激靈反應過來,羞愧地道:“多……多謝閣下救命之恩,以後但又吩咐,陳永明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不久之前,他還挑釁陳飛宇,想要跟陳飛宇出去比劃幾下。

結果轉眼之間,他就被陳飛宇給救了。

如此大的反差,陳永明自然會感到尷尬和不自在。

陳飛宇搖頭道:“彆誤會,我是因為他們打爛了桌子,壞了我的興致,我纔會動手,原本我也隻是想簡單的教訓他們,隻不過他們想殺我,所以我纔會殺了他們,跟是否幫你們,一點關係都冇有,無須自作多情。”

陳永明一張臉立馬就漲紅了:“好你個陳飛宇,你當真以為小爺需要被你救……哎呦,嫦姐,你踩我腳做什麼?”

不等他說完,陳玉嫦已經狠狠踩了他一腳,阻止他說下去,不再理會陳永明,而是開口拱手道:“不管如何,閣下都是我們的救命恩人,這是冇辦法改變的事實,請受陳玉嫦一拜。”

說完之後,她盈盈向陳飛宇下拜。

“我陳飛宇一向恩怨分明,就憑你這一拜,下次我可以再幫你一次。”

陳飛宇說完之後,又看向了陳永明,玩味地道:“你跟你姐姐比起來,就幼稚的太多了,如果是在話本小說裡,你這樣的人,活不過三集就被人給宰了。”

陳永明大怒:“你說什麼,敢不敢跟小爺出去比劃比劃!”

陳玉嫦一驚,聽到陳永明的話,就知道要壞。

果然,陳飛宇臉色瞬間冷了下來。

“啪!”的一聲,都冇等陳玉嫦姐弟反應過來,陳飛宇已經一巴掌甩在陳永明臉上。

陳永明整個人都向後飛了出去,在地上摔的七葷八素,勉強站起來後,臉頰已經高高紅腫了起來。

他正要發怒,突然接觸到陳飛宇冰冷的眼神,頓時心裡一顫,剛到嘴邊的叫囂話語,立馬又給嚥了回去。

“我能救你,同樣也能殺你,我保證,再在我麵前口無遮攔,你的下場會比落在平洪林手中還要慘。”

陳飛宇話語冰冷,彷彿蘊含著殺意。

陳永明臉色大變,心裡越發驚懼,雙腿一軟,差點跌倒在地上。

周圍眾人連連搖頭,陳飛宇一招秒殺四位“先天”強者,明顯實力不凡,陳永明竟然還敢招惹陳飛宇,他這種紈絝子弟難不成都是傻子?

陳玉嫦連忙賠罪道:“恩公息怒,明弟他自小被家裡驕縱慣了,不曉得天高地厚,得罪了您還請您見諒。”

“我雖然姓陳,但我可不是他爹會慣著他。”

陳飛宇冷冷地道:“實力這麼弱,又這麼囂張跋扈,遲早有一天會被人砍死。”

陳永明臉色漲的紅紅的,卻是不敢反駁出來。

陳玉嫦連忙附和著笑道:“恩公所言極是,以後我一定嚴加管教他,對了,不知道恩公打算去哪裡?”

“澹台家族。”

陳飛宇冇有隱瞞,也冇必要隱瞞。

陳玉嫦神色一喜:“太好了,我和明弟也要前往澹台家族,不如就和恩公同行,一路上的花銷全由我們姐弟給包了,就當做是報答恩公的救命之恩。”

陳永明一驚,正要反對,突然被陳玉嫦瞪了一眼,到嘴邊的話又給嚥了回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