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975章 肝膽欲裂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975章 肝膽欲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庭院之內,隨著陳飛宇不斷施展“天行九針”,體內宛若火山噴發一般的高溫,不斷散發出來。

池塘沸騰,宛若開水,裡麵的魚群紛紛滾燙的開水燙死,翻了白肚漂浮在池麵上。

周遭的綠植花草,也紛紛枯萎。

陳飛宇體內的溫度卻是逐漸恢複了正常,原本通紅通紅的皮膚,也恢覆成了正常的顏色。

萬昊穹看在眼裡,徹底鬆了口氣。

“陳飛宇的醫術,竟然高明至此,連如此霸道的蠱術都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祛除,如此醫術簡直聞所未聞,以陳飛宇的武力和潛力,再給他數十年的時間,隻怕整個聖地,都冇有人是他的對手。

難怪雪兒在明知道陳飛宇還有其她女人的情況下,依舊青睞於陳飛宇。

隻是以陳飛宇如此高明的醫術和實力,究竟是什麼人,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給陳飛宇下蠱?”

“我中的蠱,應該不是以前中的。”

陳飛宇緩緩睜開了雙眼,眼中似有精光閃爍:“以我的醫術水平,隻需要超過一天時間,我就絕對能發現自己所中的蠱毒。”

他這番話,絕對不是盲目的自信!

既然陳飛宇開口說話了,萬昊穹就知道陳飛宇已經無奈了。

但是他的眉頭卻皺的更緊了:“既然所中的蠱毒不超過一天,那範圍就縮短了許多,你有冇有什麼想法,到底是怎麼中的蠱毒?”

他剛說完,突然腦中靈光一閃,驚訝地道;“難道是……”

“你猜的冇錯。”陳飛宇從地麵上站了起來,擦掉額頭的汗水,冷笑道:“終日打雁,卻被雁啄了眼,那位凶冥教的副教主,果然不愧老狐狸之名。”

他想來想去,最有可能的是,就是他在和解元白戰鬥的過程中被下了蠱術。

而這種蠱術,極有可能是需要解元白以性命為代價所施展,所以才如此的霸道。

而這也就能夠解釋,為什麼在明知不是陳飛宇對手,且繼續戰下去隻有死路一條的情況下,解元白還要繼續和陳飛宇死戰到底。

如果不是陳飛宇身負高深醫術,而且還精通“天行九針”的話,隻怕現在已經被蠱術給害死了。

“需不需要我帶你去彆星淵所居住的庭院?”

萬昊穹提議。

“我陳飛宇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凶冥教送我這麼一份大禮,我當然要禮尚往來才合乎禮數。”

陳飛宇嘴角泛起一絲冷笑。

萬昊穹點點頭,眼神同樣冰冷。

不管怎麼說,陳飛宇都既有可能是他未來的女婿,彆星淵竟然在萬幽門的地盤上暗算陳飛宇,這根本就是不將萬幽門放在眼裡,這一筆賬,必須跟彆星淵好好算一算。

卻說凶冥教的庭院中,彆星淵將金鼎收了起來,來到桌邊坐下,給自己倒了杯茶水,美滋滋的喝了起來,心中暗自盤算,自言自語。

“陳飛宇是萬幽門未來的姑爺,他死後,萬幽門肯定會為之大亂,甚至還會想辦法給陳飛宇報仇,不過那又如何呢,萬豔金蚣的咒殺能力無影無形,就算有人懷疑陳飛宇的死和我有關也找不到證據。

等到了明天,我就會離開萬幽門返回凶冥教,聖女好像也喜歡陳飛宇,甚至還特地請求教主撤回了凶冥教對陳飛宇的追殺令,唔……如果讓聖女和教主知道陳飛宇死狀的話,很有可能會猜出來陳飛宇是被萬豔金蚣咒殺的,說不定聖女還會為了報仇而向我發難。

她是教主最心愛的徒弟,我還不能太過得罪白念真,這倒是個麻煩事兒。”

“這算什麼麻煩事?”

突然,一個戲謔的聲音傳了過來。

彆星淵聽在耳中,如遭雷擊。

竟然是陳飛宇的聲音!

“陳飛宇不是死了嗎,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突然,房門被推開,一名相貌清秀的少年走了進來,手中還有一柄古樸的長劍。

人是陳飛宇,劍是龍淵劍。

冷冽的殺意,和磅礴的劍意交融在一起。

彷彿人劍合一。

彆星淵瞳孔猛地收縮了下,心中充滿了震驚,陳飛宇竟然真的冇死!

可是……可是萬豔金蚣的的確確已經發動了咒殺的能力,而且也死在了金鼎之中,按照常理來推論,陳飛宇應該徹底一命嗚呼了纔對!

為什麼?

為什麼陳飛宇非但冇事,而且還出現在自己麵前?

難道有人幫陳飛宇破解了萬豔金蚣的咒殺,而且還發現是自己在背後下蠱?

彆星淵震驚非常,但很快就恢複了正常,裝作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的樣子:“陳少俠殺了我徒弟解元白,現在不應該正在慶祝嗎,怎麼突然有空來我這裡?”

“我這番前來,是特地送你去見解元白和弘尤公子見麵,讓你和他們團聚。”

陳飛宇挑眉道:“怎麼樣,是不是很感動?”

彆星淵心裡一突,但依舊麵不改色,冷笑道:“不愧是陳少俠,果然霸道,在和解元白戰鬥之前,我們早已經約好,你我之間仇恨一筆勾銷。

現在陳少俠竟然打算違背諾言向我出手,嘿,這要是傳了出去,你就不怕成為天下人的笑柄嗎?”

“我現在懶得跟你比拚演技,真人不說暗話,你之前給我下蠱,如果不是我醫術高深,能夠自行化解蠱毒的話,隻怕我現在已經如你所願的死了。”

陳飛宇冷笑連連。

彆星淵震驚之下脫口而出:“不可能,你怎麼能破解萬豔金蚣的咒殺之毒?”

“原來,那種蠱毒叫做‘萬豔金蚣’,雖然被我輕易破解,但平心而論,的確是很霸道的蠱術,如果換成其他的人,隻怕都抵擋不住萬豔金蚣,可惜,你碰到了我陳飛宇。”

陳飛宇眼神冷冽,舉起龍淵劍,對準了彆星淵。

殺意越發濃烈!

彆星淵心中驚駭,親眼目睹過陳飛宇和解元白戰鬥的他,知曉自己正麵作戰絕不是陳飛宇的對手。

他一咬牙,突然縱身而退,後背撞破牆壁,就要向遠處逃竄。

“副教主怎麼這麼著急離開萬幽門,難道是萬某招待不週?”

突然,一道人影擋在了彆星淵的必經之路上。

正是萬昊穹。

彆星淵臉色大變,肝膽欲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