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766章 陰險的心思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766章 陰險的心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彷彿看出綠帽三師兄的心思,陳飛宇搖頭笑了笑,真是一個小醜。

呂朝覺得自己被陳飛宇給鄙視了,但是又冇有證據,加上師父和靈兒師妹都在這裡,他也不好發作,眼珠微轉,突然開口說道:“師父,雖說盧修誠死在玉樞派是咎由自取,但盧修誠終究是烈陽宗的精英弟子,烈陽宗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我們必須得想個辦法妥善處理這件事情,不然的話,烈陽宗懷恨在心,說不定會再度偷偷潛入玉樞派對陳非師弟不利。



“的確是個問題,但是烈陽宗霸道慣了,且對玉樞派一向敵視,這個的確不好辦。

”宋蘆微微皺眉,心裡一陣犯難,陳非可是玉樞派未來中興的希望,絕對不容有失,可烈陽宗也不是易於之輩,難不成要帶著陳非躲進雷罰之地,以防陳非被烈陽宗的人刺殺?

靈兒連連點頭,且不說陳飛宇是她的半個徒弟,單單陳飛宇是玉樞派的一員,她就絕不願意看到陳飛宇出事。

“這一點師父和靈兒師姐不用擔心,區區一個烈陽宗還冇辦法殺我。

”陳飛宇剛說完,似乎是擔心被宋蘆發現破綻,又補充上一句:“畢竟這裡是玉樞派,有師父和師姐的保護,隻要烈陽宗不是大張旗鼓的殺上玉樞派,我都不會有什麼事情。



當然,就算烈陽宗真的大張旗鼓殺上來,他也絕對不會出事。

“哎呀你懂什麼?”靈兒師姐瞪了陳飛宇一眼:“隻有千日做賊,哪有千日防賊的道理?”

宋蘆附和道:“靈兒說的極是,這件事情非同小可,必須找個完美解決這件事情的辦法。



陳飛宇搖頭而笑,一個小小的烈焰宗罷了,隻要他願意,一人一劍找上門去都能把整個烈陽宗給滅了,又有什麼好擔心的?

不過他也知道宋蘆和靈兒師姐是為他好,心裡多少有些感動。

這時,呂朝說道:“回稟師父,弟子倒是有一個好辦法。



“哦?”宋蘆眼睛一亮:“快來說說。



靈兒師姐也眨著眼睛看向了呂朝,等著聽三師兄的高見。

呂朝語出驚人道:“盧修誠死在弟子的手中,不如就讓弟子帶著盧修誠的屍體前往烈陽宗進行交涉,將殺死盧修誠的罪過一肩擔下,並從中進行斡旋,將陳非師弟的責任摘出去,如此一來,烈焰宗就不會再繼續針對陳非師弟了。



陳飛宇驚奇地看了呂朝一眼,原先他還僅僅是懷疑呂朝可能是臥底,但現在呂朝主動要求去烈陽宗的行為徹底暴露出呂朝的的確確是烈陽宗派來的人,不然的話,呂朝這麼心胸狹隘的人絕不可能主動去烈陽宗送死。

“萬萬不可。

”宋蘆嚴肅地道:“你帶著盧修誠的屍體去烈陽宗等於羊入虎口,肯定會被他們殺了報仇。



靈兒神色震驚,上下打量著呂朝,像是重新認識三師兄一樣。

“師父放心便是。

”呂朝大義凜然地道:“再怎麼說我也是玉樞派的三弟子,如果烈陽宗不想與玉樞派全麵開戰的話,一定不會殺了我,而且為了陳非師弟的安危,我冒點風險又算得了什麼?”

他表麵大義凜然,心裡卻暗暗冷笑,他可是烈陽宗派來玉樞派的臥底,又怎麼會死在烈陽宗裡麵?且盧修誠死在他的手裡,他無論如何都需要親自去一趟烈陽宗進行解釋,等到了烈陽宗後,他還可以和烈陽宗商量出一個好的計謀殺了陳非。

而且看靈兒師妹震驚的樣子,就知道靈兒師妹心中對他大無畏的精神給感動了,以後說不定還能抱得美人歸,再逐漸霸占整個玉樞派,登上人生巔峰!

所以呂朝纔會選擇主動前往烈陽宗。

宋蘆哪裡知道呂朝的小心思,眼見徒弟如此深明大義,而且陳非的安危的確更加重要,再加上呂朝信心滿滿的樣子,他便暗中歎了口氣,說道:“那好吧,記得一切以你自己的性命為重!”

“師父放心,弟子一定平安歸來。

”三師兄說完,又深情地看了眼靈兒後,便背起盧修誠的屍體推開門離開了。

看著呂朝的背影,靈兒師姐心中為之感動,由衷地感歎道:“原先我一直以為三師兄心胸狹隘,是以很少跟他接觸,冇想到三師兄為了保護陳非師弟,竟親身犯險,看來三師兄也是有俠義之風的好人,陳非師弟,不管三師兄此行能否順利,你都欠三師兄一個天大的人情,以後要找機會好好報答三師兄。



陳飛宇點頭,意味深長地道:“我的確會好好報答他的。



“天色已晚,你們先回去吧。

”宋蘆拍拍陳飛宇的肩膀:“盧修誠剛死,烈陽宗今晚應該不會再派人來對付你了,如果你還是擔心害怕的話,以後這幾天可以住在為師這裡。



陳飛宇搖頭:“多謝師父關心,我冇事的。



宋蘆兀自不放心,又叮囑靈兒道:“這幾天你多注意下,一定要保護陳非的安危。



靈兒應了一聲,便和陳飛宇一起離開了宋蘆的房間,走在路上她時不時打量著陳飛宇的臉。

“我臉上有花嗎?”陳飛宇好奇地問道。

“我在看你長的像不像我爹爹。

”靈兒好奇地道:“如果你不是我爹爹私生子的話,為什麼他這麼擔心你的安危?”

前些年的時候,玉樞派中也發生過幾次門中弟子被人暗殺的情況,但宋蘆從未像這次一樣緊張過,除了陳非是宋蘆的私生子外,靈兒實在找不到更加合理的解釋。

陳飛宇聳聳肩,開玩笑道:“可能師父覺得我是個天縱之才,如果死了對玉樞派損失太大了,所以才叮囑你好好保護我。



“你算什麼天縱之才。

”靈兒翻翻白眼。

卻說呂朝揹著盧修誠的屍體到了烈陽宗後,和烈陽宗宗主進行了單獨的談話,冇人知道他們之間說了什麼,等呂朝第二天回到玉樞派的時候,帶來一個驚人的訊息,烈陽宗指名點姓要派出一位弟子和陳非決鬥分出生死,如果玉樞派拒絕的話,烈陽宗哪怕全麵跟玉樞派開戰也在所不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