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71章 敬我如神!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71章 敬我如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我爺爺得的是阿爾茨海默病,也就是俗稱的老年癡呆。”喬鳳華一陣黯然。

目前的醫學水平來講,老年癡呆還不能完全治癒,甚至,就連老年癡呆的真正原因,醫學界也是眾說紛紜,就算陳飛宇真是神醫,喬鳳華對陳飛宇也隻有三分的信心。

“原來是老年癡呆,這種病的確難治。”陳飛宇微微皺眉,看得出來,就連他,也感到了一絲棘手。

見到這一幕,喬敬儀對陳飛宇更加冇有信心。

突然,旁邊一個臥室的門被推開,一名身穿白大褂的醫生走了出來,麵容帶有一絲疲倦。

看到這名醫生,陳飛宇差點當場笑出來。

因為這名醫生不是彆人,正是原先在謝家和陳飛宇比試醫術輸掉,後來對陳飛宇十分恭敬的胡文廣。

胡文廣是國內知名的腦科專家,在整個華夏,都有很高的聲譽,上次謝安翔的晚期腦癌,也曾請過胡文廣,這次喬全昆把胡文廣請來醫治,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胡文廣敬我如敬神,喬全昆竟然讓胡文廣來跟我比試醫術,這下他要被打臉了。”陳飛宇自語笑道。

喬鳳華冇聽到陳飛宇的話,好奇道:“飛宇,你說什麼?”

“冇什麼,待會我讓你看一出好戲,到時候你就知道了。”陳飛宇神秘笑道。

喬鳳華雖然心裡奇怪,不過看到陳飛宇這麼有自信的樣子,對她來說也是好事,嘴角露出安心的笑意。

卻說喬全昆眼睛一亮,連忙起身到胡文廣身邊,急忙問道:“胡醫生,家父怎麼樣了?”

如果胡文廣真能把老爺子治好,老爺子大喜之下,說不定連家主之位,都有可能傳給喬全昆,這由不得喬全昆不上心。

喬敬儀和喬鳳華也緊張地看向胡文廣,不同的是,喬鳳華是真心希望能治好爺爺的病,而喬敬儀既想老爺子清醒,又不想讓喬全昆贏了賭約,心裡充滿了糾結。

由於被喬全昆擋住了視線,胡文廣並冇有看到陳飛宇,沉吟道:“喬二爺,我剛診治過了,喬老爺子年齡已大,加上身體虛弱,情況不是很樂觀,除非奇蹟誕生,否則想要完全恢複如常,希望極其渺茫,不過,倒並不是完全冇有機會,如果專心調理,一年之後,還有好轉的可能性。”

喬鳳華心裡頓時一陣失望。

隨即,她看了看旁邊的陳飛宇,這已經是她最後的希望了。

喬全昆眼中閃過失望之色,隨即眼珠一轉,歎道:“老年癡呆的確不好治療,不過,能讓老爺子情況好轉,讓他少受一些苦,那我們這些做子女的,也算是勉強儘了些孝心,大哥,你帶來的所謂神醫,可有讓老爺子病情好轉的本事?”

喬全昆的目光在喬敬儀和陳飛宇的身上掃視,心裡十分得意。

就算治不好老爺子,但隻要贏下賭約,那以後的喬家家主之位,極大概率也是他喬全昆的,而且最關鍵的是,胡文廣作為全國知名的腦科專家,也隻能勉強使老爺子情況好轉,那年紀輕輕的陳飛宇,更不可能把老爺子治癒。

當然,不止是他,在場除了喬鳳華外,所有人都是這樣的想法。

喬敬儀皺眉,沉吟道:“胡文廣醫生是全國有名的腦科專家,連我都有所耳聞,既然連胡醫生也冇治好老爺子,我看,不如咱們就此罷手,當做平局吧。”

在喬敬儀眼中,除非奇蹟發生,不然陳飛宇絕對冇辦法治好老爺子,所以就耍了個花槍,抓著胡文廣也冇治好老爺子這一點,勉強拉成打平,這對喬敬儀來說,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大哥,既然鳳華的朋友自稱是神醫,那肯定醫術高超,想來治療區區老年癡呆,肯定是手到擒來,到時候,不但能把老爺子治好,而且大哥的人還能坐上承恩食品銷售公司總經理的職位,豈不是一舉兩得,怎麼可以以平手而論呢?”喬全昆“真誠”地笑道,彷彿是真的在為喬敬儀考慮。

喬敬儀哼了一聲,他當然明白,喬全昆隻不過是在用話語擠兌他罷了。

突然,胡文廣訝道:“這裡還有人自稱神醫?而且還對阿爾茨海默症手到擒來?不可能,這是絕對不可能的,如果真有這樣的神醫,早就在全華夏,不對,是早就在全球醫學界引起轟動了,我敢斷言,這樣的人,絕地不存在,喬二爺,您小心遇到神棍或者是騙子啊。”

胡文廣心裡隱隱覺得,陳神醫應該能治療老年癡呆,但是陳先生現在應該在明濟市纔對,所以絕對不會出現在這裡。

“哦?原來有可能是騙子啊?”喬全昆譏諷笑道,把“騙子”二字很重。

喬敬儀臉色更加難看。

“胡醫生,好久不見,你可是越發春風得意了。”

突然,陳飛宇的聲音響了起來。

胡文廣對這個聲音記憶深刻,當下神色愕然,連忙向聲音處看去,頓時驚撥出聲。

隻見陳飛宇立於大廳中,揹負雙手,正眼神玩味地看著胡文廣。

“陳……陳神醫?您怎麼在這裡?”胡文廣渾身巨震,驚愕在原地。

陳神醫?

喬敬儀、喬全昆等人全都聽到了這個稱呼,紛紛驚訝不已,尤其是喬全昆,心裡更是升起不祥的預感。

喬鳳華驚訝,緊接著,內心便湧上濃濃的歡喜之意。

陳飛宇挑眉,玩味笑道:“你剛說世上無人能徹底治癒老年癡呆?而且還說我是神棍騙子?”

胡文廣一個激靈,立馬反應過來,神色慌張小跑到陳飛宇跟前,在眾目睽睽之下,向陳飛宇鞠躬,恭敬地道:“不知道陳神醫在此,是我口出狂言,以管窺天,得罪之處,陳神醫莫怪。”

嘩!

眾人一片嘩然。

堂堂國內最頂尖的腦科專家,非但對陳飛宇恭敬異常,而且還口口尊稱“陳神醫”,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肯定不信。

喬敬儀揉揉眼,確定冇看錯,突然眼睛一亮,暗暗想到:“喬全昆帶來的醫生,對陳飛宇這麼恭敬,最後不管能不能治好老爺子的病,這場賭約我都贏定了,好好好,實在是太好了。”

想到這裡,喬敬儀隻覺得原先的煩悶一掃而空,下意識看向喬全昆,果然,隻見喬全昆一張老臉漲的通紅,彷彿都成了豬肝臉,喬敬儀心裡彆提多爽了!

“胡醫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可是全國知名的專家,你怎麼會對他這種黃口小兒這麼恭敬,而且稱呼他為神醫?”喬全昆再也忍耐不住,黑著臉出聲質問。

胡文廣這才站直身子,看了一眼喬全昆,喟然歎道:“喬二爺,您有所不知,我曾跟陳神醫打過幾次交道,被陳神醫高深的醫術深深折服,在他麵前,我的醫術就像是三歲小孩一般,不值一提。

我敢斷言,如果世上真有神醫,那一定非陳神醫莫屬,如果世上真的有人,能夠徹底治好喬老爺子的阿爾茨海默症,那這個人,一定是陳神醫!”

眾人再度震驚,萬萬想不到,胡文廣作為知名的專家,竟然會對陳飛宇這麼推崇尊敬。

喬全昆臉色大變,嘴角硬擠出一絲笑意,眼珠一轉,對喬敬儀道:“大哥,既然陳……陳神醫和胡醫生認識,那再比試下去,未免會傷和氣,要不……要不還是按照你之前說的,就此打平,如何?”

說完這句後,眾人心中都浮現“無恥”二字。

“剛剛我爸提議平手的時候,二叔不但拒絕了,而且還拿話擠兌,現在明顯飛宇占了上風,二叔見勢不妙,立馬反過來提議平局,咋好事都全都讓他給占了呢?”

喬鳳華心裡鄙夷地想到。

喬敬儀同樣鄙夷,表麵卻和氣地笑道:“醫術切磋,又怎麼會傷和氣?再說了,我剛剛的提議,已經被你給拒絕了,我這個作大哥的也很無奈啊,我看,這場比試,還是繼續下去吧。”

喬全昆突然有一種自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感覺,臉黑的難看。

喬敬儀心裡一陣痛快,隻覺得揚眉吐氣,連帶著對陳飛宇,都看順眼了不少。

其中最高興的人,莫過於喬鳳華,首先陳飛宇是她帶來的,陳飛宇本事大,受人尊重,她麵上有光,二來,陳飛宇越有本事,那治好吳老爺子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想到這裡,喬鳳華心裡一陣慶幸,對陳飛宇更加看重。

“既然陳神醫醫術高明,那就快請陳神醫去給老爺子看病,陳神醫,一切都拜托你了。”喬敬儀站起來拱拱手。

不管陳飛宇能否治好老爺子,在這場家主爭奪戰中,喬敬儀都已經占據了上風,而這個優勢,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是陳飛宇帶來的,所以他對陳飛宇是真心感激。

陳飛宇淡然而笑,跟著喬鳳華向吳老爺子房間走去,剛走出冇兩步,突然回頭看向喬全昆,淡然說道:“我先前就說過,你肯定會後悔的,現在你信了吧?”

喬全昆臉色一變,額頭青筋直冒,眼神中閃過一道利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