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610章 他們死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610章 他們死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意料之外的叫喊聲,陳飛宇腳步一頓,轉過身來,看向了身後的邊元白,微微挑眉:“有事?”

邊元白臉色微微一變,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彷彿是被陳飛宇給嚇到了。

但緊接著,他又鼓起勇氣,高聲問道:“我父親和師父與你一同進了秘境中,如今卻不見他們二人出來,你可知道他們的情況?”

“你不說,我差點忘了這件事情。”陳飛宇道:“我當然知道。”

邊元白一喜:“他們情況如何?”

“死了。”

“死……死了?不可能,我父親和師父都是當世難得一見的強者,怎麼可能會死在秘境中……”邊元白神色大變,下意識就反駁了出來,看到陳飛宇平淡的眼神,心中涼了一片,頭口而出的反駁話語聲音越來越小。

最後他握緊雙拳,有著難以言喻的悲傷,咬牙切齒問道:“他們……他們到底是怎麼死的?”

“他們在秘境中被一具屍人纏住,我適逢其會救了你師父,不過你父親卻死在了屍人手裡。”陳飛宇說到這裡,心念一動,一具屍體已經憑空出現在他的腳下,繼續道:“我臨走的時候,把你父親的屍體帶了回來,現在交給你。”

正是邊家家主邊鴻遠的屍體!

邊元白一聲驚呼,連忙跑了過去蹲在地上抱住父親的屍體,神色間有著難以掩飾的悲傷,顫聲道:“多謝……我師父呢,他既然被你救了,為什麼……為什麼又死了?”

陳飛宇淡淡地道:“雖說華夏有‘為死者諱’的傳統,但我更喜歡實話實話,我救了你師父,你師父卻恩將仇報偷襲於我,想要置我於死地,我把他殺了,你如果想要找我報仇的話,我陳飛宇接下就是了。”

邊元白渾身一震,眼中瞬間閃過一抹仇恨之色,但連忙掩飾住,言不由衷地道:“我師父死在陳少俠手中是咎由自取,而陳少俠能不計前嫌,帶回我父親的屍體,更對邊家有恩。

在下對陳少俠感激都來不及,哪裡還有臉麵向陳少俠報仇?”

“如此最好。”陳飛宇瞥了邊元白一眼,轉身離開了。

不管邊元白是否真的打消了報仇的念頭,他都毫不在意!

潘丹鳳、符飛菲和溫雅庭跟在陳飛宇身邊。

一男三女越走越遠,很快就看不到了身影。

留在原地的眾人這才鬆了口氣,就連籠罩在心頭的壓力都一掃而空。

如果讓其他地方的人知道,這麼多“凝神”境界左右的強者,竟如此害怕一個少年,怕是會大跌眼鏡!

不過說來也正常,誰能想到,原本是陳飛宇的必死之局,最後卻峯迴路轉,左逸仙反而死在了龍淵劍的反噬下,如果這件事情傳過去,怕是用不了多久,就會轟動整個天下!

邊元白重新站了起來,看著陳飛宇離去的方向,緊緊地握緊了雙手,眼中閃過刻骨的仇恨,報仇,一定要為師父報仇!

“父親和師父已死,以邊家目前的戰力,根本不足以向陳飛宇報仇,不過,陳飛宇進入秘境後安然離開,說不定秘境中的寶物也被陳飛宇得手了。

隻要把訊息傳出去,整個聖地中的強者都會聞風而動追殺陳飛宇,到時候,就算陳飛宇再厲害也難逃一死!”

邊元白眼神陰沉的要死!

溫星洲在坑底一躍而上,來到了上麵。

溫家的人立即圍了過去,其中一人小聲請示道:“家主,小姐跟著陳飛宇一同離開了,要不要派人把小姐喊回來?”

“去吧。”溫星洲神色凝重,道:“怕是用不了多久,陳飛宇就會成為眾矢之的,雅庭跟在陳飛宇身邊有害無益。”

“是。”那人應了一聲,急匆匆帶著兩人向陳飛宇和溫雅庭離去的方向追去。

溫星洲的秘境之行不但得到了三枚紅色果實,而且邊家的邊鴻遠和樊哲聖也死在了秘境中,從今而後溫家在渭水城將一家獨大,可謂是收穫頗豐。

他正準備帶人返回溫家,好好研究紅色果實的奧妙之處。

突然,隻見花舜等人一眾強者紛紛圍了過來。

“溫家主,你跟陳飛宇一同進入秘境,又一同離開,想來溫家主對秘境裡的情況瞭如指掌,說不定還拿到了不少好寶貝,著實令人羨慕。”花舜“和善”地笑道。

“就是就是,溫家主運氣倒好,我們隻能在外麵乾看著。”

“不知道溫家主得到了什麼寶貝,秘境裡又是什麼情況,可否為我們解惑一二?”

溫星洲心裡一突,哪裡不知道這群人不懷好意,再說了,所謂“財不露白”,他身上有三顆紅色果實的事情可不能讓其他人知道,免得平白引來災禍。

當即,溫星洲尷尬地笑了兩聲,一邊向前走一邊拱手說道:“諸位誤會了,你們先前也聽陳飛宇說過了,我和邊鴻遠他們一起遇到了屍人,被陳飛宇救下後,就被陳飛宇帶著離開了秘境。

能活著出來,我就已經謝天謝地了,至於秘境裡的寶物,我是真的冇看到過。”

在場諸人中哪個不是聰明絕頂,哪裡會相信溫星洲的鬼話?

花舜張開嘴,正準備繼續詢問,溫星洲已經說道:“諸位讓一下,左逸仙大人死在這裡,溫家作為目前渭水城最強的家族,有必要在第一時間通知明家知曉,還請諸位讓開,莫要耽擱了通知明家的時間,萬一明家怪罪下來,我想諸位都承擔不起。

至於溫某在秘境中所遭遇的具體情況,溫某也會一併嚮明家說明,到時候諸位直接去問明家的人就知道了。”

花舜等人麵麵相覷,就算借給他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嚮明家開口詢問秘境的事情,可溫星洲既然扯出了明家作為大旗,他們也不好再攔著溫星洲,隻能任由溫星洲大搖大擺的離去。

花舜等人留在原地,一個個心裡暗恨。

溫星洲背對著眾人,臉色立即陰沉了下來,他作為下過秘境又活著出來的人,明家必定會對他嚴格詢問,要麼把紅色果實交給明家,要麼就隻能對明家撒謊。

“好不容易纔得到的寶貝,豈有輕易交出去的道理?可萬一以後陳飛宇在其他說漏嘴讓明家得到了訊息,那溫家將會遭受滅頂之災。

看來得把陳飛宇找來,一起提前串通好才行。”

溫星洲神色為難,心知一旦跟陳飛宇串謀,那溫家的把柄就落在了陳飛宇的手裡,以後就隻能乖乖跟陳飛宇合作,此舉等同於和明家為敵。

到底該倒嚮明家,還是選擇跟陳飛宇合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