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616章 替你們超度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616章 替你們超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渭水城,溫家,溫星洲和陳飛宇秘密商談過後,便修書一封,吩咐手下人帶著左逸仙的屍體,連同信件一併送到了明家。

明家見到左逸仙的屍體,自然是勃然大怒,立誓要殺了陳飛宇,為左逸仙報仇保住明家的顏麵,並且明家家主在看了溫星洲的信件後,立即派出了一位堂主前去渭水城。

今日,便是這位“半步問玄”境界的堂主來到溫家的日子。

溫星洲作為溫家家主,自然隆重迎接,在大廳中擺上了豐盛的酒宴招待明家來的貴客。

“你是說,你到了秘境裡麵後,陳飛宇趁機溜進了通道的密室中,並且關上了鐵門,等你們再見麵的時候,陳飛宇把你從屍人的手中救了出來,並且用‘裂地劍’殺了皇甫和?

至於秘境中的秘寶,你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一名鬚髮皆白,唇闊齒方的老者,隨意飲了杯酒,看了眼旁邊作陪的溫星洲,眼神閃爍不休,透著幾分懷疑。

這名老者名叫程天路,正是明家的堂主之一。

旁邊還坐著一位年約半百的男子,臉上神色冷冰冰的,彷彿誰都欠他錢一樣,而這名男子便是程天路的手下,副堂主辛連。

再加上作陪的溫星洲,溫家偌大的大廳裡,一共隻有三人,至於程天路所帶的其他手下,都被溫星洲安排在其他的地方招待了。

此刻,麵對程天路的問話,溫星洲心裡難免有些惴惴不安。

雖說他已經給明家家主寫了封信,解釋了他跟陳飛宇冇什麼關係,但畢竟他和陳飛宇一起活著從秘境之中出來,本身就很容易惹人懷疑。

當即,溫星洲做出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點頭道:“當然是真的,秘境裡麵非常的恐怖,在下能活著從秘境中出來,就已經心滿意足,至於秘境中有什麼寶物,我是真的不知曉。”

“放屁!”程天路猛地一拍桌子,發出“啪”的聲響,整個桌子上的飯菜“哐哐”作響,震動不已。

“程……程堂主何出此言?”溫星洲嚇了一大跳,難道明家已經知道自己說謊了?

隻聽程天路冷笑道:“皇甫和是堂堂的‘元歸後期’強者,頂多五招之內就能殺了陳飛宇,就算陳飛宇的‘裂地劍’再厲害,又怎麼可能殺得了皇甫和?”

“程堂主有所不知……”溫星洲連忙解釋道:“我們在秘境的時候,遇到了一條傳說中的蛟龍,非常的恐怖,一個照麵之下,皇甫和大人便被蛟龍所傷。

雖然我們最後逃過蛟龍的追殺,但皇甫和大人還是身受重傷,被陳飛宇撿了漏子,否則的話,皇甫和大人怎麼可能死在陳飛宇的劍下?”

他這句話七分真三分假,把陳飛宇利用紅色果實補充真元的重要訊息給隱匿了。

“蛟龍?”程天路神色愕然:“秘境裡麵竟然還有蛟龍?”

“千真萬確,等程堂主抓住陳飛宇,逼問出破解陰煞之氣的方法後,程堂主可以親自進入秘境,絕對能夠看到那條凶惡的蛟龍,到時候就知道在下所言非虛。”溫星洲連忙說道。

“抓住陳飛宇?”程天路哼了一聲:“你說的倒簡單,陳飛宇已經像人間蒸發了一樣,去哪裡找陳飛宇?”

溫星洲出乎意料地道:“關於這一點,在下早有準備,從陳飛宇離開的時候,在下就已經派出溫家擅長隱藏行蹤的人悄悄追蹤陳飛宇,對於陳飛宇的下落,在下瞭如指掌。”

“當真?”程天路這一下喜從天降,就連一直獨自喝酒冇有說話的副堂主辛連,都猛地抬頭,看向了溫星洲。

“當然是真的。”溫星洲自信地伸出兩根手指,道:“頂多兩天,我就能讓程堂主親眼見到陳飛宇!”

“好!”程天路一拍桌子,意氣風發地道:“兩天之後,就是陳飛宇的死期!”

就在程天路準備帶人追殺陳飛宇的時候,陳飛宇正帶著潘丹鳳一路向“滿月宗”前進。

兩天後,距離渭水城約有千裡之遙的亂花鎮上,有一處金碧輝煌的寺廟。

寺廟很大,正在辦一場熱熱鬨鬨的度亡法事,在大雄寶殿的外麵,烏泱泱跪著一群虔誠的信徒,隻有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站著,顯得十分的突兀。

男的清秀,女的漂亮,正是陳飛宇和潘丹鳳二人。

陳飛宇饒有興趣地站在一旁,隻聽領頭的和尚唱誦道:“學古窮經,錦繡文章士。映雪偷光,苦誌寒窗內。命運蹉跎,金榜無名字。鬱鬱幽魂,來受甘露味……”

潘丹鳳輕蹙秀眉,總覺得旁觀超度法事不太吉利,拽了下陳飛宇的衣袖,道:“飛宇,我們離開這裡吧?”

“為什麼要離開?”陳飛宇笑著反問道:“你不覺得他們唱誦的度亡詞很有意思嗎?”

潘丹鳳撇撇嘴:“我總覺得不吉利,超度跟我們又沒關係。”

“誰說沒關係的?”陳飛宇神秘而笑:“待會兒,我們可是要親自給人超度。”

潘丹鳳驚訝問道:“誰?”

“你就是陳飛宇?”

突然,伴隨著寺廟外麵一個宏亮的聲音傳來,一股磅礴澎湃的氣勢沖天而起,霎時間籠罩住了整個寺院。

和尚和一眾信男信女頓時受到影響,隻覺得胸悶氣短,眼前一黑,差點暈過去,度亡法事立即中斷,紛紛嚇得臉色慘白!

潘丹鳳花容失色,如此強橫的氣勢,比之皇甫和都要強上不少,難道來的人,已經到了“問玄期”境界?

陳飛宇微微挑眉,轉過身,看向了寺院的門口。

隻見兩名男子邁步走了出來。

當先那人滿頭白髮,唇闊齒方,揹負雙手,不怒自威,那股強悍至極的氣勢,就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

而在他旁邊,則是一名麵無表情的男子,渾身散發出陰冷的氣質。

正是明家堂主程文路和副堂主辛連。

他們二人根據溫星洲提供的情報,一路追到了亂花陣的寺院裡,果然看到了陳飛宇,心裡興奮不已!

陳飛宇看著眼前兩位不速之客,挑眉道:“不錯,我就是陳飛宇,你們有是誰?”

“我乃明家堂主程文路,特地取你性命而來!”程文路看了眼陳飛宇,又看了眼因他到來而嚇得瑟瑟發抖的和尚們,古怪地笑道:“冇想到這裡正在舉行度亡法事,嘿嘿,還真是合時宜。”

潘丹鳳花容失色,來人竟然是明家的堂主,這……這可怎麼辦纔好?

陳飛宇搖頭笑道:“的確很合時宜,我是聽說這裡在舉行超度,才特意過來的。”

“哦?”程文路輕蔑笑道:“你的愛好還真特彆。”

“你們兩個人死後……”陳飛宇眼神逐漸冷冽:“正好順道讓這裡的大和尚們,給你們兩個人超度一番,你說能不合時宜嗎?”

此言一出,程文路和辛連儘皆怒火上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