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603章 人心險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603章 人心險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龍枯木是難得一見的寶貝,既然見到了,卻不將其帶走,未免太過可惜。

陳飛宇怦然心動,下意識遊過去伸手拿龍枯木。

突然,旁邊傳來一聲憤怒的嘶吼,陳飛宇耳中“嗡”的一聲震耳欲聾,體內更是一陣氣血翻湧。

他連忙停下拿龍枯木的手,向不遠處的蛟龍看去,隻見蛟龍龐大的身軀在水中不安的扭來扭去,一雙堪比燈孔的巨眼,正死死地盯著陳飛宇,時不時地閃爍著凶光,彷彿隻要陳飛宇伸手拿龍枯木,蛟龍就會不顧一切地衝上去吞了陳飛宇。

“奇怪,按理來說,我有丹方在手,就算拿走大鼎,蛟龍也冇什麼過激的反應,但是我發現龍枯木後,蛟龍卻突然變得如此急躁,莫非龍枯木對蛟龍的重要性更在大鼎之上?”

陳飛宇微微皺眉,傳說中蛟龍修行數千年後,就會修煉成真正的龍,難道蛟龍需要這根龍枯木幫助它修煉?

“如此一來的話,拿走龍枯木,極有可能被蛟龍攻擊,從而死在地下河中,龍枯木雖是難得一見的寶貝,但為此丟了性命,那就太不值得了。

可是龍枯木又近在咫尺,眼睜睜地看著失之交臂,未免可惜,必須得想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陳飛宇一念及此,突然轉過身來看向了蛟龍,施展真元,一股內勁向著四周震盪而出,硬生生將周遭三尺之內的河水逼退,輕飄飄落在河底,開口道:“你能聽懂我的話嗎?”

蛟龍在秘境中已經修煉了千年,早已經有了一定的神智,聽到陳飛宇的話後,不斷躁動的身軀稍稍平靜了下來,微微點了點頭,算是給了陳飛宇迴應。

陳飛宇鬆了口氣,能夠溝通就好辦了。

他伸手指向龍枯木,問道:“那根龍枯木是你的嗎?”

蛟龍又點了點頭,眼中戒備凶狠之色更濃,爪子向陳飛宇的方向抓了幾下,彷彿是在警告陳飛宇,要是陳飛宇敢動龍枯木,就算陳飛宇有丹方在手,它也不會放過陳飛宇。

陳飛宇心裡打了個突,乾笑兩聲,道:“你放心,我陳飛宇一向恩怨分明,你能讓我順利帶走大鼎,我承你的恩情,不會平白無故帶走你的龍枯木。”

蛟龍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但聽到這隻螻蟻不打算帶走龍枯木,稍稍鬆了口氣,雖然這根龍枯木比它還要更早在地下河中,嚴格算來也並不是它的,但它以後要化蛟成龍,離不開龍枯木的幫助,所以不管如何,都不能讓陳飛宇帶走龍枯木。

陳飛宇心念一動,龍淵劍已經回到了畫中世界,笑著道:“你在這裡守護大鼎千年,見到我手中丹方後,又大大方方讓我將丹方帶走,足見你是個很有魄力、很有原則的……的龍,在下著實佩服!”

所謂千穿萬穿馬屁不穿,更何況是雖開神智,但神智依舊不如人類,並不知曉人心險惡的蛟龍?

它先是聽到陳飛宇說它很有魄力和原則,雖然不太懂這兩個詞的意思,但也能猜出來是褒義詞,又聽到陳飛宇說它是“龍”,更是心中大喜,它一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化蛟成龍翱翔九天,離開這處冷冰冰的秘境。

當即,蛟龍傲嬌地抬起頭,哼了一聲,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樣。

“我陳飛宇一向喜歡跟有原則的人……啊不,是跟龍結交,龍兄,你我能在秘境中相見便是有緣,如今我離開在即,再要相見也不知道得等到何年何月,說起來頗為遺憾,不如我們互換見麵禮,以此留作紀念,如此?”

陳飛宇說罷,心念一動,五顆紅色果實已經出現在眼前,接著手一揮,透過河水來到了蛟龍的跟前,繼續說道:“這是我不久前得到的果實,蘊含著濃鬱的靈氣,除了能瞬間恢複真元之外,還有多種神奇功效,堪稱是天材地寶,非常的珍貴,不知道龍兄打算送給我作什麼見麵禮?”

說罷,陳飛宇向旁邊的龍枯木看去,意思不言而喻。

蛟龍也覺得陳飛宇說的很對,而且陳飛宇把它稱呼為“龍兄”,也很合他的心意,對陳飛宇這麼識趣的人很有好感,按理來說,的確應該交換見麵禮,而它也看出了陳飛宇對龍枯木有興趣。

隻是龍枯木太過重要,關乎到它能否化蛟成龍,絕對不能送給陳飛宇當什麼“見麵禮”。

看出蛟龍的為難,陳飛宇笑著“建議”道:“不需要整根龍枯木,隻需要其中一部分即可,隻是留作紀念,我想應該不會對龍枯木造成太大的影響。”

蛟龍露出思索之色,似乎是覺得陳飛宇說的有道理,突然伸出爪子,龍枯木受到牽引,飛到了它的手中。

陳飛宇眉毛一挑,冇想到蛟龍還有這一手,不過也正常,蛟龍已經修煉了千年,要是連這點小小的手段都不會,那還怎麼化龍?

隻見蛟龍一隻爪子抓住龍枯木,另一隻爪子在龍枯木的龍角上輕輕劃過,一隻龍角已經從龍枯木上分離,向陳飛宇飛去。

陳飛宇立即接在手中,感受到龍角上散發出的磅礴靈氣,心中又驚又喜,拱手道謝道:“冇想到你我初次見麵,蛟龍就如此仗義,已經比世上大多數人類強得多,佩服佩服。”

蛟龍傲嬌地哼了一聲,反正它頭上已經化出龍角,就算把龍枯木上的龍角送給陳飛宇也沒關係。

接著,它爪子輕輕擺動,隻剩一隻龍角的龍枯木又回到了原地。

陳飛宇收起龍角,由衷地說道:“我與龍兄一見如故,如果有時間的話,倒想在這裡多陪龍兄幾天,可惜我朋友還在岸上等我,如果我一直不回去的話,隻會讓她擔心,在下就此告辭,希望下次見麵,龍兄已經真正化為神龍。”

說罷,陳飛宇拱手作揖告彆,接著收起內勁,四周河水立即逼來,縱身向上方遊去。

蛟龍突然向陳飛宇追了過去,速度極快,眨眼之前便追到陳飛宇的身後。

陳飛宇心中一驚,難道蛟龍寂寞了千年,好不容易有了朋友,以至於不捨得自己,要把自己強行留在地下河裡?

完了完了,這下真的完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