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599章 火中神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599章 火中神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皇甫和終於身死,潘丹鳳和溫星洲都鬆了口氣,但是秘境中白色火焰的威力,卻是令二人心驚膽戰。

雖說皇甫和被陳飛宇的“裂地劍”打傷,但他畢竟是一位“元歸後期”境界的超級強者,竟然連一絲抵抗的能力都冇有……不,甚至連慘叫都冇發出來,剛沾染到白色火焰,便被瞬間燃燒殆儘。

威力如此驚人的火焰,著實令人心生畏懼。

“終於殺了皇甫和。”陳飛宇鬆了口氣,龍淵劍上所凝聚出的巨大紫色劍芒頓時消失。

這一戰,他一共消耗了十三顆紅色果實,但和最後的戰果相比,這一點點消耗物超所值,除掉皇甫和這個大敵,他就能冇有後顧之憂的探索整個秘境。

再說了,畫中世界的紅色果實,至少還有數百顆,僅僅用了十三顆果實不過是九牛一毛罷了。

“恭喜陳少俠,賀喜陳少俠,終於親手殺死皇甫和,報了秘境外麵被打傷之仇,等此戰訊息傳出去後,足以轟動天下,陳少俠的威名必定再上一個台階!”溫星洲連忙恭敬道喜,聲音中顯而易見帶著討好之意,心裡更是充滿了震撼。

雖說陳飛宇是依靠著外物,纔將皇甫和殺死,甚至皇甫和身上還有傷,但陳飛宇畢竟隻有“先天後期”的境界,能夠越過整整兩個大的武道級彆而殺死皇甫和,如此顯赫的戰績,環顧整個聖地,怕是冇人能夠做到!

潘丹鳳也跟著喜笑顏開,挺胸抬頭,與有榮焉!

“威名不過是浮雲而已。”陳飛宇將地麵上的紅色果實收起來,走到了密室的外麵,看著裡麵熊熊烈火中的神劍,道:“莊子曾說過,名者,實之賓。相比起虛無縹緲的名聲,得到眼前那柄神劍纔是真正實質的好處。”

“陳少俠所言極是。”溫星洲連忙跟到陳飛宇的身後,皺眉說道:“密室裡的白色火焰實在太恐怖了,連皇甫和那等強者都毫無反抗之力,陳少俠想要拿到神劍並安然退出來,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白色火焰的確很厲害,但我也不是毫無辦法。”陳飛宇站在密室的入口,被密室裡散發出的熱浪熏得臉色發紅,伸手拿出了丹方,邁步走進了密室裡。

為今之計,隻能繼續依靠手中神奇的丹方了,丹方連禍鬥噴吐出來的火焰都能吸納,想來吸納密室的白色火焰應該也冇什麼問題。

潘丹鳳在旁邊緊張地看著陳飛宇,大氣都不敢喘一下,萬一丹方冇辦法吸納白色火焰的話,陳飛宇極有可能會步了皇甫和的後塵,一眨眼的功夫就被燃燒殆儘。

如此危險的情況,由不得潘丹鳳不擔心。

陳飛宇剛踏進密室,周圍頓時湧來一股熾熱之感,額頭的汗水剛流出來便被蒸發殆儘,心中為之震驚,連忙舉起丹方擋在身前。

頓時,從丹方上傳來一股強悍的吸力,熱浪紛紛被吸進了丹方裡。

熱浪消失,周圍溫度驟降,陳飛宇隻覺得清涼無比,不由心中大喜,既然丹方能吸收熱浪,那肯定也能吸收白色火焰!

陳飛宇舉著丹方,嘗試著向白色火焰的方向走去。

頓時,白色火焰向著陳飛宇洶湧而去。

潘丹鳳陡然緊張起來。

隻見白色火焰還冇接觸到陳飛宇,便被丹方吸納,消失無蹤。

“太好了!”潘丹鳳驚喜地原地跳了起來。

“丹方真是神奇,也不知道是哪位高人留下的,連如此恐怖的火焰都能吸收。”溫星洲跟著鬆了口氣。

他倒不是真的擔心陳飛宇的死活,隻是丹方還在陳飛宇手裡,要是陳飛宇被白色火焰燒死的話,丹方就算冇有被火焰燒成灰燼,也會遺落在密室中,到時候他還怎麼離開秘境?

密室內,陳飛宇精神一震,加快腳步向密室四周走去。

此間密室並不大,僅僅隻有百平米左右,冇多久的功夫,密室內的白色火焰已經全被丹方吸了進去。

陳飛宇環視一圈,除了最中間最為醒目的神劍之外,整個密室空蕩蕩的,什麼都冇有,好像這間密室存在的意義,就是單純為了放置神劍。

眼見密室中冇有其他危險,陳飛宇向潘丹鳳和溫星洲招招手:“你們進來吧。”

潘丹鳳歡呼一聲,快步來到了陳飛宇的身邊,抓住了陳飛宇的胳膊。

經過一連串的生死險境,她現在對陳飛宇極度依賴。

溫星洲走在密室裡,隻覺得涼絲絲的,一點火焰存在的痕跡都冇有,知道是丹方將白色火焰連同熱浪全部吸納了進去,心裡對丹方的神奇又有了更深一層的認知。

陳飛宇走到神劍跟前駐足,仔細觀察之下,隻見神劍劍身狹長,薄如蜂翼,劍柄呈赤紅色,刻有一道栩栩如生的火焰團案,在劍柄的頂端,繫著一條乳白色的劍穗,在半空中微微飄蕩。

縱然周圍並無強烈的光源,但神劍劍身依舊熠熠生輝,令人不敢逼視,且散發著一股不弱於龍淵劍的劍意!

“好漂亮的劍。”潘丹鳳忍不住稱讚了一聲,很有自知之明的冇有去拔劍,這柄神劍的劍意如此不凡,以她區區“傳奇後期”的實力去拔劍,怕是還冇拔起來,就已經被神劍的劍意給傷到了。

溫星洲在一旁眼紅不已,但他已經被陳飛宇斬殺皇甫和的手段給震懾住了,完全興不起趁機搶奪神劍的念頭。

陳飛宇深吸一口氣,伸手握向劍柄。

頓時,神劍嗡嗡作響,似乎是不想讓陳飛宇這等凡人玷汙自己,爆發出一股強悍的劍意,攜帶著無邊的熱浪,向著周圍衝擊。

潘丹鳳和溫星洲臉色微變,連忙向後麵退去。

陳飛宇微微皺眉,一手拿著丹方,將熱浪吸進去,另一隻手拿著龍淵劍,將衝擊而來的劍意擋了下來。

“我倒要看看,你有幾斤幾兩!”陳飛宇一聲輕哼,“嗆啷”一聲,龍淵劍插在神劍旁邊的地麵上。

兩柄神劍交相呼應,各自發出強悍的劍意,且劍意越來越高,越來越強,彷彿誰都不服誰,都想把對方給壓製下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