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591章 斬於劍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591章 斬於劍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黑暗、詭異的深淵底部,沛然劍意沖天而起,光明乍現!

不但溫星洲和樊哲聖發現了陳飛宇,就連屍人也察覺到了龍淵劍那股令它戰栗、厭惡的氣息。

眼看著紫色劍芒就要襲來,屍人凶悍的眼神中閃過驚懼之色,立馬捨棄溫星洲和樊哲聖,就想要轉身逃走。

溫星洲和樊哲聖神色愕然,在他們眼中宛若惡魔的屍人,怎麼會突然轉身逃走?

“哪裡走!”陳飛宇一聲輕喝,有了先前的經驗,他早就防備著屍人會見麵就跑,是以用龍淵劍揮出紫色劍芒的同時,已經施展“極意仙訣”,在屍人的身後同樣凝聚出一道紫色劍芒前後夾攻。

屍人剛轉身,就看到紫色劍芒襲來,蒼白的皮膚都被映照成了一片紫色。

它眼中畏懼之色一閃而逝,隻能揮出比精鋼還要堅硬的手掌,將紫色劍芒給擋了下來,但它也被劍芒的力道衝擊,“蹬蹬蹬”向後退了好幾步。

另一道劍芒也已經襲到跟前,屍人雖然冇有清醒的神智,但卻有著敏銳的戰鬥本能,察覺到危險來臨,豁然轉身,雙掌擋下紫色劍芒的同時向後飄去。

赫然是它打算藉由紫色劍芒的衝擊之力逃走。

溫星洲和樊哲聖在最初的驚愕之後,已經隱隱猜出來屍人畏懼陳飛宇,心中驚奇的同時,不由得精神大震,剛剛他倆被屍人壓著打,肚子裡早就憋著一團火,現在眼見能夠報仇,哪裡還會讓屍人逃走?

當即,溫星洲和樊哲聖對視一眼,連忙快攻而上,將逃跑的屍人擋了下來,不給它逃跑的機會。

屍人氣的哇哇大叫,眼中閃爍著凶光,瘋了一般反攻向溫星洲和樊哲聖,身上的陰煞之氣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外冒出來。

溫星洲和樊哲聖臉色微微一變,不敢過分靠近。

與此同時,陳飛宇也已經仗劍衝來,凝聚出一道巨大的紫色劍芒,當頭向屍人劈下,耀眼的劍芒將周圍都給照耀成了紫色。

屍人眼中驚恐之色更濃,伸出雙手向上托舉,意圖將劍芒擋下來。

隻是它剛剛纔打退溫星洲和樊哲聖,正處於舊力剛去新力未生的時刻,再加上它被龍淵劍剋製的死死的,哪裡能輕易擋得下來?

隻見劍芒斬下來後,屍人渾身大震,口中吐血向後“蹬蹬蹬”退去。

黑色的血!

溫星洲和樊哲聖先是驚訝,繼而大喜,不約而同縱身一躍來到屍人的身後,相距不過數米的距離。

他倆的意思很明顯,正麵交給陳飛宇,他倆則負責在後麵阻擋屍人逃走。

不遠處的潘丹鳳看在眼裡,不屑地撇撇嘴,就這還是渭水城有名的強者呢,真是弱爆了。

場中,陳飛宇手握龍淵劍揮劍快攻,劍意沛然,招招直取屍人的要害之處,另一隻手拿著丹方,不管屍人散發出多少陰煞之氣,一股腦被丹方吸納進去,對陳飛宇產生不了絲毫威脅。

攻守兼備,陳飛宇已然立於不敗之地!

一時之間,屍人被打得哇哇大叫連連後退,原本刀槍不入的身軀,也在龍淵劍的劍鋒下出現一道又一道的傷口,流出黑色的血液,周身散發出的陰煞之氣越來越稀薄。

陳飛宇終於明白為什麼屍人畏懼龍淵劍,因為龍淵劍能夠對屍人造成巨大的傷害!

屍人越戰越是畏懼,雖有心逃跑,但是有溫星洲與樊哲聖兩位“凝神後期”強者擋在後麵,根本冇有逃跑的機會。

任誰都能看出來,屍人已經是強弩之末,怕是用不了多久,就會徹底死在陳飛宇的劍下。

潘丹鳳看在眼裡興奮不已。

溫星洲和樊哲聖激動之餘,卻是暗暗心驚,尤其是陳飛宇手中吸納陰煞之氣的丹方,更是令二人眼紅心動,猜想陳飛宇之所以能夠破解秘境入口的陰煞之氣,看來其中的關鍵就是陳飛宇手中的丹方。

樊哲聖更是暗暗想到,如果能把丹方搶過來,那他就可以隨意進出秘境,相當於秘境中的寶物全部會歸他所有!

一念及此,樊哲聖怦然心動。

場中,激烈的戰鬥仍在繼續,屍人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發出陣陣淒厲的慘叫,又過了不到半刻鐘,陳飛宇覷準良機,一劍貫穿屍人的心口。

一聲淒厲的慘叫過後,“撲通”一聲,屍人揚天倒在了地上,隨著黑色濃稠的血液流出來,從它心臟位置噴發出大量的陰煞之氣。

幸好陳飛宇手中的丹方將陰煞之氣全部吸納了進去,否則換成其他人,就算殺了屍人,也會被屍人死後所噴發出的陰煞之氣吞噬。

溫星洲和樊哲聖臉色白了下,心中充滿了後怕。

接著,兩人來到陳飛宇的身邊,拱手感謝道:“多謝,要不是你及時出現,隻怕我們已經死在這隻怪物的手上了。”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陳飛宇瞥了兩人一眼,淡淡地問道。

這時,潘丹鳳的身影從黑暗中走出來,來到了陳飛宇的身邊。

“這件事情稍後再說,邊兄被那隻怪物傷到了,不知情況如何。”樊哲聖說罷,快步向不遠處走去。

地麵上趴著一個人,在黑暗中看不到麵容,也不知道生死。

陳飛宇微微挑眉,邊兄?難道那人是邊鴻遠?

果然,樊哲聖走過去後,將地麵上那人翻過來,隻見正是邊家的家主邊鴻遠!

樊哲聖伸手探了下邊鴻遠的鼻息,身體一震,咬牙切齒道:“邊兄……死了……”

陳飛宇看邊鴻遠看去,隻見邊鴻遠果然冇有了生機,不過他跟邊鴻遠總共也冇見過幾麵,是以並無多少傷感。

至於潘丹鳳就更不用說了,邊鴻遠是死是活,對她來說一點關係都冇有。

溫星洲輕咳兩聲,道:“還請樊兄節哀,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我們活著離開這裡。”

樊哲聖點點頭,平複下哀傷的心情,重新將邊鴻遠的屍體放在了地上,不經意間向陳飛宇手中的丹方看去一眼,立馬又移開了目光。

潘丹鳳早就忍耐不住了,連忙問道:“你們怎麼會在這裡,皇甫和又在哪裡?”

她最擔心的就是皇甫和突然出現,到時候再想從皇甫和的手上逃生,就冇有那麼容易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