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515章 隻剩下你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515章 隻剩下你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515章

隻剩下你了

符家庭院內,陳飛宇強勢斬殺蘇浩歌,驚天一劍,震懾全場!

而他以一敵三的狂傲話語,更是在眾人心中掀起了萬丈巨濤!

“好……好厲害……飛宇竟然這麼厲害……”鐘雨心震撼不已,但緊接著,眼眸中就綻放出濃濃的驚喜之色,陳飛宇出乎意料的厲害,這下絕對能保住性命了。

“陳飛宇的確很厲害。”俞雪真語不驚人死不休地道:“雖說陳飛宇出其不意一劍斬斷了蘇浩歌的手臂,從而占了很大的便宜,但實際上,就算是正麵作戰,蘇浩歌依然會死在陳飛宇的劍下。”

她看得很清楚,陳飛宇的紅色雷霆劍芒威力,遠遠比不上他昨天施展的紫色劍芒,可饒是如此,蘇浩歌還是輕易死在陳飛宇的劍下,如果陳飛宇一旦施展出紫色劍芒,絕對不是“凝神初期”強者可以抵擋的!

鐘雨心、符飛菲、符沛等人越發的震撼,難道陳飛宇的正麵戰鬥力,已經在“凝神初期”強者之上?可是陳飛宇區區“先天後期”的境界,是如何抵擋“凝神”強者那強大的神識攻擊的?

鐘雨心忍不住向師父看去,可惜的是,俞雪真並冇有開口給出答案。

實際上,俞雪真心中同樣狐疑,她已經看了出來,剛剛蘇浩歌絕對用神識對陳飛宇進行了攻擊,可最後反倒是蘇浩歌神誌恍惚,難道陳飛宇身上那件能夠乾擾對方神識的寶物,已經厲害到連“凝神期”強者都抵抗不了的程度?

另一邊,阮文昊與齊誌遠緊張而又凝重,他們萬萬冇有想到,實力與他們幾乎不相上下的蘇浩歌,竟然會如此輕易就死在陳飛宇的劍下,以此來推斷,他們對上陳飛宇,怕是也占不到什麼便宜。

阮洪霄更是神色驚恐,陳飛宇這麼厲害,萬一連父親也抵擋不住陳飛宇的話,那自己和父親豈不是會……會死在這裡?

突然,隻聽符元飛深吸一口氣,陰沉著臉道:“陳飛宇,你是怎麼做到抵擋蘇浩歌神識攻擊的?”

這是符元飛最關心的問題,他實在難以理解,為什麼蘇浩歌的神識攻擊冇對陳飛宇產生作用,反而是蘇浩歌被陳飛宇斬於劍下?

陳飛宇一聲冷笑,突然劍鋒指向符元飛,在磅礴的劍意中,凜然道:“想知道這個答案,你可以親自問我的劍,我相信結果一定會令你滿意!”

符元飛臉色頓時一變,他的實力頂多比蘇浩歌強上半籌,他現在對上陳飛宇,著實冇有多少把握,不過,現在有阮文昊與齊誌遠在旁協助,三人聯手的情況下,絕對會勝過陳飛宇!

一念及此,他眼中閃過一道厲芒!

“爹爹……陳飛宇……不要……”符飛菲失聲驚呼,花容失色,有一些蒼白。

她昨天在樹林裡親眼看到了陳飛宇的表現,可以說,陳飛宇手段詭異莫測,各種越級斬殺強敵創造奇蹟。

而且最重要的是,陳飛宇的武道實力仍未見底,誰都不知道陳飛宇下一刻會施展出什麼神奇武學,與這樣的對手為敵,後果絕對難以預料!

是以,雖然符元飛在實力與人數上都占優勢,但是符飛菲依舊充滿了擔憂!

甚至就連一向看陳飛宇不爽的符沛,都陡然緊張起來。

陳飛宇輕瞥了符飛菲一眼,微微皺起眉頭,心裡有些猶豫,又看到鐘雨心也希冀地看向自己。

他暗中歎口氣,說道:“罷了,終究是朋友一場,看在菲菲的麵子上,隻要符元飛不主動向我出手,我的劍不會傷他!”

說罷,陳飛宇劍鋒一轉,指向了阮文昊。

符飛菲心裡充滿了感激,對陳飛宇的印象越發改觀。

鐘雨心也跟著鬆了口氣,要是陳飛宇殺了符元飛的話,那作為符飛菲的好姐妹,她夾在中間會很難辦。

符元飛臉色有些難看,他堂堂符家家主、源江鎮的最強者,在源江鎮一向受人敬仰,可是陳飛宇的話卻像是施恩放了他一馬一樣,這種感覺讓他十分不爽。

可是不爽歸不爽,他心裡也知道,真正和陳飛宇戰鬥起來生死難料,這一戰打不起來最好。

是以他冷冷地哼了一聲,同時向後退了兩步,表示自己無意與陳飛宇為敵。

阮文昊頓時臉色大變,蘇浩歌輕易死在陳飛宇的劍下,符元飛又反水,要是自己和陳飛宇單打獨鬥的話,絕對不是陳飛宇的對手,而且以阮家和陳飛宇之間的深仇大恨,就算自己求饒,陳飛宇也絕對不會放過自己。

一念及此,阮文昊立即喝道:“齊老,陳飛宇這小子紮手,我們兩個一起上,就不信打不過他一個人!”

“咳咳……”齊誌遠輕咳兩聲,突然語出驚人道:“阮兄此言差矣,老夫與陳飛宇無冤無仇,這次也隻是適逢其會,完全冇有跟陳飛宇交手的必要。”

阮文昊臉色頓時一變,一股寒氣從腳底升起!

齊誌遠又向陳飛宇拱手說道:“老夫無意爭搶陳少俠手中的龍淵劍,更無意與陳少俠為敵,剛剛說出爭搶龍淵劍的方法,無意中得罪了陳少俠,還請陳少俠見諒。”

他的目的是滅掉三大家族,完全冇有必要額外招惹陳飛宇這樣一個強敵。

相反,陳飛宇殺了蘇浩歌,說不定還會殺了阮文昊,一下子除掉兩個眼中釘,這對他甚至是對小姐來說,都是天大的喜事,他更加不會與陳飛宇為敵了!

此刻,陳飛宇笑,冷笑:“我是個有恩報恩有仇報仇的人,原本你慫恿人殺我,我必然要殺你報仇。

不過,昨天在拍賣行,你終究幫過我一次,恩過相抵,下次若再招惹我,我不會放過你。”

“陳少俠不但實力出眾,而且恩怨分明,老夫著實佩服。”齊誌遠神色有些驚訝,拱拱手,說出去的話多了三分真誠。

陳飛宇哼了一聲,看向了阮文昊,神色睥睨:“現在,隻剩下你一個人了。”

同時,陳飛宇的眼角餘光,向阮洪霄瞥去一眼。

阮洪霄心底陡然升起一股寒意,忍不住向後退了兩步。

阮文昊臉色大變,趁著陳飛宇注意力放在阮洪霄身上的時機,突然一咬牙,猛然出手,雙掌攻向了陳飛宇的胸口,同時神識也攻向了陳飛宇。

先下手為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