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506章 死不瞑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506章 死不瞑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506章

死不瞑目

樹林裡,瀰漫著一股血腥味。

周圍眾人都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呆了,全場一片寂靜,唯有林風吹過樹林發出的嗚咽聲,也不知道是不是屈興寧和季晉華兩位“先天後期”強者的悲鳴。

緊接著,眾人一片嘩然!

“季晉華竟然真的被陳飛宇一招殺了?”符飛菲就算是親眼所言,也難以相信更難以接受眼前發生的一切:“一位全身心防禦的‘先天後期’強者,怎麼可能真的被‘半步先天’斬殺?

另外,那三道憑空出現的紫色劍芒又是怎麼回事,難道是陳飛宇憑空變出來的?他也太強悍了吧?”

同樣作為“半步先天”境界的符飛菲,自認為和陳飛宇易地而處的話,隻會被季晉華一招秒殺。

如今陳飛宇卻反過來正麵斬殺了季晉華,這豈不是說,陳飛宇的實力非但遠遠強於她,甚至在同等境界中都是無敵的存在?

“好厲害……飛宇真的好厲害……”鐘雨心又是激動又是驚喜,要不是親眼所見,她絕對不會相信陳飛宇厲害到如此地步。

符沛震驚之餘,心裡的無力感越發的強烈。

“陳飛宇的確很厲害,表現遠遠超過我的想象。”俞雪真打量著陳飛宇,目光微微閃爍,眉宇間充滿了費解與疑惑。

剛剛陳飛宇出手的一瞬間,俞雪真敏銳的察覺到,季晉華出現了一瞬間的失神。

要知道,就算是麵對生死絕境,這也絕對不是一位“先天後期”強者應該出現的狀況,倒像是季晉華的神識受到攻擊,從而出現的神誌恍惚一樣。

“難道陳飛宇對季晉華的神識進行了攻擊?可想要對一位‘先天後期’強者的神識產生影響,至少也需要‘凝神’境界纔可以。

陳飛宇不過區區‘半步先天’,怎麼可能有如此強悍的神識?

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陳飛宇的身上有某種可以影響‘先天後期’強者神識的物品。

另外,那三道紫色劍芒是怎麼出現的,我完全看不明白,如此強悍且神奇的招式,陳飛宇究竟是怎麼施展出來的?”

俞雪真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著陳飛宇,越發覺得陳飛宇的身上充滿了秘密。

另一邊,阮洪霄和蘇家墨先是震驚,繼而便是濃濃的恐懼,季晉華被陳飛宇一劍秒殺,那接下來,豈不是就輪到他們了?

陳飛宇深吸一口氣,轉身,向阮洪霄和蘇家墨看去。

僅僅是一眼,阮洪霄和蘇家墨就嚇了一大跳,隻覺得一股寒意從腳心升騰而起,傳遍了五臟六腑,心中悔到了極點,早知道陳飛宇如此厲害的話,就應該多帶點強者過來,哪裡還能讓陳飛宇如此囂張?

陳飛宇邁步,手持龍淵劍,向著阮洪霄和蘇家墨二人走去。

蘇家墨臉色瞬間蒼白了下,生怕陳飛宇殺了自己,色厲內荏道:“我警告你,我可是蘇家的人,你要是敢傷我分毫,蘇家絕對會將你大卸八塊!”

俞雪真點點頭,蘇家畢竟是源江鎮的三大家族之一,家族內部高手如雲,尤其是蘇家的家主,更是已經到了“凝神初期”境界,比起她雪仙子都絲毫不差,陳飛宇如果真的動了蘇家墨,就等於招惹了無窮無儘的麻煩。

似乎是蘇家墨的警告產生了作用,陳飛宇心念一動,龍淵劍從他手中消失不見。

眼前這神奇的一幕令俞雪真等人驚奇的同時,也鬆了一口氣,看來陳飛宇還是做出了明智的選擇。

蘇家墨鬆了口氣,眼中閃過一抹輕蔑,冷笑道:“陳飛宇,看來你還是有自知之明……”

突然,異變陡升!

隻聽破空之聲響起,陳飛宇屈指而彈,迸射出一道白色劍芒,速度快的不及眨眼,瞬間從蘇家墨肩頭穿透而過,出現一個拇指大小的血洞,流出淋漓的鮮血。

蘇家墨後麵的話還未說完,肩頭就傳來劇烈的疼痛,揚天一聲慘叫,將周圍人都給嚇了一跳。

俞雪真等人驚訝不已,陳飛宇竟然真的敢下手,難道他真的不怕蘇家無窮無儘的報複?

符飛菲神色震撼,陳飛宇揚言要踏滅阮家,現在又要徹底和蘇家撕破臉,等於陳飛宇同時和阮家、蘇家為敵。

要知道,就算作為源江鎮第一大家族的符家都冇有這個本事,陳飛宇他瘋了不成,敢同時招惹兩個龐然大物?

“區區喪家之犬,有何資格威脅我陳飛宇?”陳飛宇眼神冷冽,手中雖然無劍,但是周身的殺意卻不減反增。

“你……你完了……你敢動我,蘇家絕對不會放過你……”蘇家墨話還未說完,突然,又是一道劍氣從陳飛宇指端迸射而出!

蘇家墨隻有“傳奇後期”的境界,哪裡能躲開陳飛宇的攻擊?

幾乎是瞬間,蘇家墨的右大腿便被劍氣貫穿,鮮血飛濺而出的同時,“撲通”一聲,蘇家墨跪倒在了地上,疼的五官都在扭曲。

陳飛宇輕蔑地看了蘇家墨一眼,便不再搭理他,邁步向著阮洪霄走去。

“你……你彆過來……”阮洪霄臉色瞬間慘白了下,心中升起極大的恐懼。

符飛菲突然期待起來,如果陳飛宇殺了阮洪霄,那自己身上的麻煩就解決了……

“我可不記得你這麼怕我。”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走到了阮洪霄身邊,露出玩味的笑意,伸手在阮洪霄驚恐的神色中拍了下他的肩膀。

這一掌陳飛宇並冇有蘊含絲毫的內勁,阮洪霄卻“撲通”一聲趴在地上,嚇得臉色蒼白,生怕陳飛宇趁機把他給一掌斃了。

符飛菲不屑地撇撇嘴,這麼丟人的表現,一點膽魄都冇有,竟然還想讓自己嫁給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陳飛宇看下來眼趴在腳下的阮洪霄,語出驚人道:“我不殺你。”

短短四個字,聽在阮洪霄耳中猶如天籟。

他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驚喜地道:“當……當真?”

“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曾說過會讓你親眼看到阮家被我踏滅的一幕。”陳飛宇神色睥睨,道:“回去告訴阮家做好準備,我很快就會登門拜訪。”

阮洪霄又驚又喜,生怕陳飛宇反悔,都顧不上旁邊的蘇家墨,連忙一溜煙地跑了,心裡一陣輕蔑,等到下次,絕對要帶足人馬,徹底殺了陳飛宇。

符飛菲神色一惱火,故意的,陳飛宇絕對是故意放走阮洪霄氣自己!

蘇家墨露出驚喜的神色,陳飛宇既然放了阮洪霄,那想來也會放了自己。

他強忍著痛苦站起來,就要離開這裡。

“站住。”陳飛宇冷冽地聲音傳來。

蘇家墨渾身一震:“你……你要做什麼?”

“當然你送你去閻羅殿報道。”陳飛宇淡淡地道,話中內容令蘇家墨不寒而栗。

蘇家墨驚懼交加:“你明明已經放了阮洪霄,為什麼執意要殺……殺我……”

“愚蠢的問題,我懶得回答。”陳飛宇話音剛落,指端劍氣勃發,瞬間從蘇家墨額頭貫穿而過。

“撲通”一聲,蘇家墨倒在了血泊中,眼睛睜得大大的。

死不瞑目。

眾人皆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