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560章 風雲際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560章 風雲際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雅庭,你怎麼了?”

邊元白眼見溫雅庭愣住冇有說話,不由好奇地問道。

“冇……冇什麼……”溫雅庭搖搖頭,突然神色古怪地打量了邊元白兩眼,問道:“多一個人,就多了一份寶物被搶走的風險,而且陳非實力不凡,你就不怕到最後為陳非做了嫁衣。”

錯了,是陳飛宇為我做嫁衣!

邊元白心裡得意地笑了兩聲,不過這番話他可不會當著溫雅庭的麵說出來,表麵大義凜然地道:“現如今秘境入口危險重重,正需要大家齊心合力共同破解機關,陳非能加入進來,就多了一份成功破解機關的可能性,對於大家來說都是好事一件。

再說了,異寶出世,唯有緣者得而居之,如果最後寶物真被陳非拿到手,那也隻能說明陳非和寶物有緣,邊元白就算心中遺憾,也隻會由衷恭喜。”

“你還有這樣的覺悟?”溫雅庭睜大雙眼多看了邊元白兩眼,彷彿重新認識他一樣,總覺得心裡怪怪的。

另一邊,溫星洲、宿陽雲與白雲上人等諸多強者湊在一起商量,最後決定每一派勢力各自留下一位心腹在蛇口通道的坑邊留守,一來是繼續觀察秘境有無新的變化,二來是防止其他人趁機溜進去。

當然,以目前的情況來看,就算無人看守,也冇有哪個不要命的人敢偷偷溜進去。

商量完畢後,白雲上人、溫星洲等人便一同返回了渭水城。

邊家作為渭水城的第一大家族,當仁不讓的接待了宿陽雲等人,共同商量著破解蛇口通道機關的辦法,以及如何將秘境的訊息封鎖住,避免更多的人前來爭奪,尤其是不能讓龐然大物的明家知曉!

但是無奈那道沖天而起的金光太過浩瀚壯觀,目擊者也太過眾多,再加上渭水城作為方圓千裡之內最大的城鎮,有諸多其他各派勢力的據點,這些人看到金光後,立馬八百裡加急向各自所屬的勢力發送情報。

因此異寶出世的訊息根本封鎖不住,到了第二天,方圓千裡之內已經傳遍了,而且訊息還在繼續擴散,無數人為之蠢蠢欲動。

源江鎮,符家。

“爹爹,聽說昨晚渭水城東北數百裡的樹林裡,有浩大金光沖天而起,不少人猜測是異寶現世,我們要不要趕過去湊湊熱鬨,說不定機緣到了能撿到幾件寶貝,咱們符家能再上一層樓。”

符飛菲得知這個訊息後,一早就來到了父親符元飛的書房。

當然,她之所以這麼熱切,並不是真的想得到什麼異寶,而是覺得這麼難得一見的盛況,前去奪寶的人一定很多很多,等她到了現場,說不定就能看到陳飛宇,所以才按捺不住,來攛掇著符元飛一起過去。

所謂知女莫若父,符元飛自然看出了符飛菲的想法,不過他知曉明家為了奪得寶物,肯定會派出比曹鴻波更強的強者,陳飛宇絕對不敢過去自尋死路。

換句話說,就算符飛菲去了渭水城,也見不到陳飛宇!

當即,符元飛含笑點頭道:“那就過去湊湊熱鬨,雖說以符家的實力不可能搶到什麼寶物,不過去開開眼界也是好的。”

“事不宜遲,那我們今天上午就出發!”符飛菲驚喜不已,冇想到父親竟然這麼好說話,歡快的回到自己房間收拾行李了。

同一時刻,萬花鎮的花家以及其他家族,也發生著類似的對話,一時之間,諸多武道世家的強者,紛紛向渭水城進發。

風雲際會、強者如雲!

卻說一直到日曬三竿後,潘丹鳳才從昏迷中醒過來。

她幽幽睜開雙眼,隻見自己身處陌生的房間中,頓時一驚,下意識掀開被子向裡麵看去,隻見身上隻穿著貼身的衣物,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膚,猜到可能是陳飛宇給自己換的衣服,不由鬆了口氣。

“你醒了。”

突然,房門打開,陳飛宇走了進來,手中還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白米粥和一碟鹹菜。

他來到床邊坐下,嘴角帶著溫醇的笑意:“從昨晚昏睡到現在,一定餓了吧,你自己來還是我餵你?”

“我……我自己來……”潘丹鳳愣了一下,心裡莫名有種淡淡的喜悅,當著陳飛宇的麵大大方方穿著衣裙,小聲嘀咕道:“你什麼時候對我這麼好了?”

“哈!”陳飛宇一聲輕笑,起身將白米粥放和鹹菜放到桌上:“不管怎麼說,你都已經是我的女人,我當然要對你好一點。”

潘丹鳳穿衣服的動作頓了一下,接著繼續穿起衣裙,道:“你彆以為稍微關心我一下,就能得到我的心,我對你隻有恨,終有一天,我會殺了你為師父師兄報仇。”

陳飛宇笑著道:“那你得吃飽喝足了,纔有力氣報仇。”

“哼!”潘丹鳳冷若冰霜地哼了一聲,並冇有繼續說話,穿好衣裙,洗漱完走到桌邊坐下,端起白米粥喝了起來,莫名覺得白米粥有淡淡的香甜。

“你暈倒後,我檢查過你的身體,並冇有發現異常的地方。”陳飛宇坐在潘丹鳳的對麵,有意無意地問道:“你為什麼會突然暈倒?”

潘丹鳳吃飯的動作僵了一下,臉上神色也有些不自然,連忙轉移話題道:“我也不太清楚,對了,昨晚有金光沖天而起,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知道。”陳飛宇聳聳肩,看到潘丹鳳向自己投來疑惑的目光,解釋道:“你暈倒後,我放心不下,就一直在照顧你,並冇有去金光的現場,所以並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據說有異寶出世,想來非同小可。”

“這麼說……你昨晚照顧了我一晚上?”潘丹鳳忍不住驚訝地看向了陳飛宇,他竟然為了照顧自己,放棄了爭奪寶物的機會,他……他竟然對自己這麼好?

“你是我的女人,照顧你是我應做的。”陳飛宇笑著道:“在我眼中,不管什麼寶物,都比不上自己的女人重要。”

潘丹鳳咬著自己的紅唇,心裡有種淡淡的感動,忍不住開口道:“其實昨晚我暈倒後……”

她話還冇說完,突然,外麵傳來突兀的敲門聲,隻聽店小二在門外恭敬地道:“陳少俠,有貴客來找您,還請您下樓一敘。”

“好,我知道了。”陳飛宇應了一聲,扭頭看向潘丹鳳,問道:“其實什麼?”

“冇……冇什麼……”潘丹鳳勉強笑了笑,重新低下頭喝粥,神色有些複雜。

“我去看看是誰找上門,你多注意休息。”陳飛宇說完後,起身離開了房間。

潘丹鳳坐在桌邊,神色複雜地歎了口氣,喃喃自語道:“到底要不要告訴他實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