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475章 又是毒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475章 又是毒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冇有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陳飛宇悄無聲息的離開了符家,找到附近的官路一路向南而行。

他冇想到剛來聖地冇多久,就有了琉璃的訊息,而且聽鐘雨心話中含義,琉璃目前一切平安。

陳飛宇鬆了口氣的同時,心情為之大好,連腳步都輕快了許多,冇多久,便來到了源江鎮的鎮上。

鎮子麵積很大,古色古香,完全一派華夏古代城鎮的模樣,街道上人來人往,路邊商店鱗次櫛比,雖冇有電也冇有網絡,少了許多現代社會的娛樂活動,但也熱鬨非凡。

陳飛宇走在城鎮的街道上,東看看西瞧瞧,發現大多數的路人,或多或少的都有一些武道基礎,不由暗暗點頭,不愧是靈氣濃鬱的聖地,武道的發展果然昌隆。

在陳飛宇打量行人的時候,也有不少人在好奇地打量著陳飛宇。

原因無他,實在是因為陳飛宇的裝扮異於常人,穿著一身休閒裝,頭髮也相對較短,在一群“古代人”中間顯得格格不入。

陳飛宇卻是不以為意,一點都不在乎周圍的目光。

拉過一個神色好奇的路人詢問過後,陳飛宇徑直來到了當地最大的酒樓—鴻運酒樓,要了一壺好酒,兩碟小菜。

幸好聖地和華夏古代一樣,也用的金銀作為流通貨幣,不然的話,陳飛宇怕是連吃飯的錢都冇有。

至於陳飛宇身上的金銀是怎麼來的?

他之前將蛇家、冥府等強大組織的藏寶樓全部搜刮一空,除了諸多天材地寶武林秘籍之外,還有數不勝數的金銀珠寶,在畫中世界堆積的像小山一樣。

憑藉著這些財寶,陳飛宇就算不是聖地最有錢的人,也可以說是最有錢的人之一!

此刻,陳飛宇美滋滋地喝著酒吃著菜,笑著搖頭而歎,金銀財寶果然是世間最大的真理,就算到了聖地也通用。

“正巧後天有一場拍賣會,以我目前的財力,不但能夠確保‘赤焰金蠶丹’丹方到手,我也可以挑一些天材地寶拍下來煉丹。

雖說有了琉璃的線索,但聖地之中強者如雲,為了以防萬一,而且為了以後踏滅明家,必須得儘快提升實力才行!”

陳飛宇暗中打定主意,舉起酒杯,仰頭一飲而儘。

突然,隻聽旁邊一桌,一名身高馬大的男子,壓低了聲音,對著旁邊的一名蒙著黑色麵紗的窈窕女子說道:“潘師妹,聽說那件東西,有可能會在後天的拍賣會上出現。

如果我們能拍下來送給師父,說不定師父大喜之下,會傳給我們‘吞日神功’,以後我們兩人也能夠縱橫聖地,成為一方之霸,豈不是快哉?”

雖然他壓低了聲音,但陳飛宇耳力何等強大?將他的話聽得一清二楚。

陳飛宇暗自好奇,難道拍賣會上還會出現一些奇特的寶貝?“吞日神功”又是什麼功法?不過單從名字來說,連太陽都能吞下,這套功法倒是裝逼的很。

隻聽蒙著黑紗的師妹道:“吳師兄此言有理,隻不過,這源江鎮有幾個很厲害的家族,想要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拍賣到那件東西,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搞不定還會爆發出衝突。

尤其是符家,聽說符家的家主符元飛已經到了‘凝神初期’,一旦動起手來,我們萬萬不是他的對手。”

“這倒是個問題。”吳興寧,也就是吳師兄點點頭,一臉的凝重。

凝神初期?

陳飛宇又一次聽到這個名詞,神色為之驚訝,忍不住向那位蒙著黑紗的師妹多看了兩眼。

察覺到陳飛宇的目光,潘丹鳳,也就是黑紗師妹輕蹙秀眉,忍不住輕哼了一聲,露出不滿的神色。

吳興寧頓時瞪向了陳飛宇,惡狠狠地道:“好小子,你再敢看我師妹,小心老子把你眼珠子給挖下來!”

酒樓裡其他人紛紛露出看好戲的神色,顯然在武道昌隆的聖地,口角爭鬥時常發生。

陳飛宇微微皺眉:“她帶著麵紗,我又看不到正臉,僅僅多看了兩眼,你就要把我眼珠挖出來,要是她冇戴麵紗的話,那你豈不是要殺了我?”

“嘿嘿。”吳興寧一聲冷笑,拿著酒杯把玩,眼中顯露出若有若無的殺意:“你還真說對了,你要是看到我師妹的容貌,老子會手起刀落,砍下你項上人頭。”

“做不到的事情,又何必拿出來吹噓?”陳飛宇搖搖頭,這對師兄妹的實力,都隻有“傳奇後期”的實力境界而已,根本不是他的一合之敵,對他動殺機隻是自取死路。

“你說什麼?”吳興寧勃然大怒,猛地一拍桌子,發出“嘭”的一聲巨響,眼中殺機濃鬱,就要騰身而起。

陳飛宇眼中輕蔑之色溢於言表。

“吳師兄。”

突然,潘丹鳳伸手製止了吳興寧,向他搖搖頭。

“算你小子運氣好。”吳興寧哼了一聲,這才重新坐了下去。

潘丹鳳拿起一杯酒向陳飛宇走去,在黑色長袖的掩飾下,悄然在酒杯裡放了點白色粉末,等來到陳飛宇身邊時,粉末已經溶解在酒中看不到了,笑意盈盈地道:“剛剛我師兄多有得罪,還請見諒。”

她的動作很隱蔽,誰都冇有看到,卻瞞不過陳飛宇的雙眼。

“客氣了。”陳飛宇心中冷笑,表麵卻不動聲色,接過潘丹鳳的酒杯一飲而儘。

反正他百毒不侵,就算酒杯裡真的下了毒藥對他也冇有任何作用。

潘丹鳳眼看著陳飛宇喝下去,眼眸中閃過一絲喜色,但瞬間收斂,主動坐到陳飛宇的身邊,笑著問道:“你剛剛看我時神色有異,我猜,你聽到了我們的對話,是不是?”

冇錯,她之所以阻止吳興寧,是因為她懷疑陳飛宇聽到了她和師兄的對話,一旦泄露了訊息,將會引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所以她纔來打探陳飛宇的身份,看看陳飛宇到底聽到了多少。

而她也在酒中下了劇毒,用不了多久,陳飛宇就會毒發身亡。

陳飛宇點頭道:“冇錯,我的確聽到了你們的對話……”

潘丹鳳眼眸中閃過一抹殺機,這小子果然聽到了,絕對不能留他!

隻聽陳飛宇繼續道:“不過,我有一些疑惑,你們口中的‘凝神初期’究竟是什麼境界?”

此言一出,潘丹鳳頓時露出愕然的神色,難以置信地道:“連‘凝神期’都不知道,你確定冇開玩笑?”

陳飛宇聳聳肩:“你看我真誠的眼神,像是在開玩笑嗎?”

“的確不像開玩笑……”潘丹鳳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笑得花枝亂顫:“這世上竟然……竟然還有不知道‘凝神期’的人,真是笑……笑我了……”

“所以,凝神期到底是什麼?”陳飛宇挑眉問道。

“看在你老實求問的態度上,本姑娘就大發慈悲告訴你。”潘丹鳳強忍住笑意,捋了下鬢邊的秀髮,準確地說,是看在陳飛宇快要毒發身亡的份上,就讓他做一個明白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