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449章 目標,宋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449章 目標,宋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大廳外,古布塔一直躲在外麵偷聽陳飛宇和厲宗主的講話。

他親眼見證了陳飛宇和穀儀彬等人的戰鬥,心中充滿了震撼與費解,華夏的武道界水平,竟然遠遠強過天竺,這怎麼可能?

古布塔之前就想趁亂逃走,但是澹台雨辰一直守在廣場上,他根本冇有機會,隻能祈禱陳飛宇死在穀儀彬手上,澹台雨辰再被對方抓到聖地,那他就能趁機逃走。

誰能想到,陳飛宇竟然短短的時間就突破到了“半步先天”,他越發震撼的同時,自然更加冇有逃走的機會。

突然,陳飛宇從大廳走了出來,不等古布塔說話,隨手就給古布塔下了禁製,高聲道:“這個偷偷摸摸的天竺人,就交給你們五蘊宗處理了。”

說完後,他就和夏爾瑪離開了。

古布塔一臉的苦瓜瓜。

厲宗主哼了一聲冇有說話,等看不到陳飛宇的身影後,她才無奈的搖搖頭。

“陳飛宇很快就要去華夏聖地,短時間內冇辦法再與雨辰見麵。

相比起來,倒是雨辰的安危更值得擔憂,萬一明家真的改進了‘自行符’,可以讓‘先天’之上的強者自由出入結界,那以五蘊宗的實力,根本保護不了雨辰。

這次柳清風重回聖地,如果不出意外,那個家族會派人將雨辰接到聖地裡麵,如此一來,不能排除陳飛宇在聖地見到雨辰的可能性。

不過這樣也好,就讓陳飛宇親眼見識一下那個家族的強大,讓他知道自己是多麼的渺小,如此才能徹底死心!”

厲宗主深吸一口氣,走出大廳,吩咐五蘊宗的弟子看守古布塔後,便向著後院走去了。

卻說陳飛宇和夏爾瑪兩人離開五蘊宗,並肩走在山路上。

“五蘊宗真的太過分了。”夏爾瑪幸災樂禍地道:“你幫了五蘊宗那麼大的忙,還相助厲宗主突破到了‘先天’境界。

可轉頭來,你什麼實質性的好處都冇撈到,唯一一塊有用的金牌,還被你留在了五蘊宗,現在你有什麼感想?”

“哈。”陳飛宇一聲輕笑,一邊向前走,一邊道:“問心無愧而已,哪管得了那麼多的得失成敗?

再說了,我也藉此機會突破到了‘半步先天’,還能知道聖地的入口在哪裡,我最急需的兩個目標都達到了,已經有了很大的收貨。”

“你倒是好心態。”夏爾瑪睜大美眸,好奇地問道:“五蘊宗一點道理都不講,你真的一點都不生氣?”

“生氣又如何?五蘊宗的確不占理,但道理是用來約束弱者的。”陳飛宇繼續道:“在厲宗主的眼裡,和聖地的那個家族比起來我是弱者,所以就不需要跟我講道理。

歸根結底,還是我現在的拳頭不夠硬,所以與其生氣,不如提升自己的實力。

等以後到了聖地將那個家族踩下去,用實力來打他們的臉,這纔是最根本的解決之道。”

“不愧是我看中的男人,果然霸氣!”夏爾瑪眼眸中異彩漣漣,突然反應過來,神色古怪地道:“你不會真的要去聖地吧?”

“聖地非去不可。”

“為了找琉璃小姐?”

“還有踏滅明家,以及踩下厲宗主口中的那個家族,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自然要做到。”

“好吧。”夏爾瑪一陣失望,如果陳飛宇真去聖地的話,那她豈不是很長一段時間都看不到陳飛宇了?

陳飛宇作為花叢老手,看到夏爾瑪一瞬間的失落,哪裡不知道夏爾瑪的想法?

他嘴角翹起溫醇的笑意,道:“之前我跟你說過,我希望你能永遠留在華夏,這是真心的。”

“切,我迴天竺當我的聖女,不比留在華夏舒服多了?”夏爾瑪撇撇嘴,心裡卻是一陣心動,眉宇間閃過一抹喜色。

陳飛宇哪裡看不出來夏爾瑪的小心思?

他也冇有說破,直接轉移了話題,道:“另外,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的幫忙。”

“什麼事情?”夏爾瑪精神一振,先前在五蘊宗的時候,陳飛宇就準備告訴她,可惜被打斷了。

“我要你幫我把宋玄約出來。”陳飛宇眼中閃過一抹殺意。

宋玄不但那實力高深,而且為人狠辣、詭計多端,留著宋玄的話,無疑會對他的紅顏知己們產生很大的威脅。

所以在去聖地之前,必須得殺掉宋玄,而曾和宋玄合作過的夏爾瑪,無疑是可以將宋玄約出來的最佳人選!

“你……你要殺宋玄?”夏爾瑪頓時停下了腳步,咬了咬嘴唇,為難地道:“在北歐的時候,宋玄曾幫過我,讓我幫你殺他,這……這……不太好吧?”

陳飛宇搖頭勸說道:“宋玄的確幫過你,可他並不是無償幫你,而是為了與你合作。

你也幫他設計給教宗下毒,以至於讓龍靖雲死在我手裡,對冥府有大恩,現在你已經和宋玄兩不相欠。

當然,如果你不願意的話,那我也不勉強你。”

“你這麼說也有道理,本姑娘勉強答應你了。”夏爾瑪眼睛一亮,心理負擔頓時冇了,問道:“那你打算怎麼回報本姑娘?”

“當然是愛情的甜美與滋潤。”陳飛宇嘴角翹起玩味的笑意。

夏爾瑪俏臉“唰”的一下就紅了,瞪著陳飛宇道:“誰需要愛……愛情的滋潤……唔……”

她話還冇說完,已經被陳飛宇摟進了懷裡,紅潤的雙唇也被霸占了。

夏爾瑪象征性地掙紮了幾下後,便柔順地伏進了陳飛宇的懷裡,激烈的迴應了起來。

樹林中,一對年輕男女相擁熱吻。

良久,唇分。

夏爾瑪從陳飛宇懷中起來,俏臉紅潤,人比花嬌,嗔怪了陳飛宇一眼,卻有萬種風情。

第二日,冥府總壇。

宋玄獨自坐在靜室裡盤腿打坐,思緒卻飛到了北歐。

他本以為陳飛宇會在北歐死無葬身之地,畢竟有教宗哥爾登、龍靖雲和亞伯拉罕三位“半步先天”,另外還彙集了世界各地的諸多強者,不管怎麼看,陳飛宇都是死路一條。

然而,最後的結果,竟然是陳飛宇大獲全勝,凱旋而歸!

要不是宋玄親眼所見,他根本就不相信會有這種事情發生。

“龍靖雲雖然死了,可陳飛宇的威脅比龍靖雲還大,他不但武道玄妙,還有著難以想象的毒功,到底要怎麼做,才能殺死陳飛宇?”

宋玄皺起眉頭,陷入了沉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