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42章 劍仙遺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42章 劍仙遺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麵對一位宗師後期的超級強者,陳飛宇竟然還敢當眾說大話,真是大言不慚,我看陳飛宇肯定是瘋了。”裴靈慧搖頭輕笑,輕蔑之意十分的明顯。

不止是裴靈慧,在場的眾人,都覺得陳飛宇在說大話,甚至還有人懷疑陳飛宇得了失心瘋。

隻有秦澹雅雙手緊緊握在胸前,為陳飛宇祈禱。

雲振雄微微皺眉,他下意識覺得陳飛宇並非說大話,但是他又想不出來,在巨大的實力鴻溝下,陳飛宇要怎麼樣才能戰勝自己,隨即,他搖頭嗤笑,輕蔑道:“雲某人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麼本事,能說出這樣的大話。”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眼神自信而堅定,突然伸出食指舉天,昂聲道:“一招,決你我生死,如何?”

此言一出,彷彿平地響驚雷,眾人震驚不已!

“什麼?陳飛宇竟然想一招擊敗宗師後期強者,他瘋了吧?”

眾人紛紛大跌眼鏡。

“真是找死!”裴靈慧輕蔑而笑,嘲諷道:“雲叔叔動用了月華珠的秘法,已經暫時是宗師後期的絕頂強者,陳飛宇,你竟然想一招擊敗雲叔叔,嘖嘖,看來長臨省大名鼎鼎的陳先生,隻不過是個精神病患者罷了。”

陳飛宇瞥了她一眼,輕笑一聲,完全冇把她放在眼裡。

裴靈慧頓時氣結。

雲振雄眉頭皺的更深,他能感覺到,陳飛宇的自信是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絕對不是虛張聲勢。

他深吸一口氣,沉聲說道:“也好,月華珠的秘法是有時限的,既然你想一招決勝負,正合我意,接下來這一招,我會全力施為,今日就讓你開開眼界,宗師後期強者的全力一擊,究竟是何等的恐怖!”

說罷,雲振雄大喝一聲,體內真氣全力湧動,衣衫無風自動,鼔蕩不休,周身狂暴的氣勢更是不斷攀升,彷彿無形氣勢化作實質,壓的眾人喘不上氣來。

雲振雄最後一擊,絕對非同小可!

眾人臉色鐵青,都有一種黑雲壓城城欲摧的感覺。

陳飛宇立於雲振雄身前5米處,神色雖然凝重,但是自信依舊,雖然隻穿著大褲衩和拖鞋,但是眼神神采飛揚,高聲道:“雲振雄,有秘法的人,不止你一個,今日,我便以真正的劍仙遺留之招,天地人三劍之斬人劍,敗你雙掌無敵,讓你知道何為井底之蛙!”

陳飛宇一聲大喝,右手捏起劍訣,周身真元再無一絲保留,悉數湧上指端,頓時,劍指出現紅色光芒,形成三尺來長的紅色氣劍!

劍身無質有形,細長劍身周圍有隱隱雷電纏繞,彷彿蘊含著毀天滅地的能量。

這正是《渾元劍經》中,最後記載的“天地人”三劍訣之一。

麵對雲振雄這樣的宗師後期超級強者,陳飛宇第一次感到棘手,不得不動用這張底牌!

雲振雄身隔五米之處,感受到紅色劍芒上蘊含的恐怖能量,心神震驚非常,他潛心修行三十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招式,眼神驚駭莫名:“這是什麼劍招?斬人劍,難道真是劍仙遺留之學?”

隨即,雲振雄冷哼一聲,自信地道:“不管是不是你虛張聲勢,總之在巨大的實力差距下,就算真是劍仙之招,你又能如何勝我?在武道的世界裡,終究是靠自身強大的實力為根基!”

陳飛宇臉色微微有些蒼白,紅色的劍芒也不穩定,時隱時現,看得出來,對於他來說,以凡人之軀,施展劍仙遺留之招,也非常的吃力。

秦澹雅緊張地注視著,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在眾目睽睽之下,陳飛宇一躍而起二十多米的高空,紅色劍芒更加耀眼奪目,大喝一聲:“斬人劍!”

突然,陳飛宇以居高臨下之勢,挾帶磅礴無匹的能量,朝雲振雄而去,速度之快捷,能量之磅礴,以至於摩擦空氣,燃起紅色的火光,宛若一顆紅色的流星。

眾人何時見過這樣玄幻的場景?紛紛大驚失色,連驚呼都忘了。

深處斬人劍氣機鎖定中心,雲振雄雙眼大睜,無畏無懼,一身宗師後期強者的恐怖內勁,終於提升到最頂點,突然跳起來,雙掌齊出,恐怖的內勁洶湧而出,形成白色的月華光芒,迎著紅色流星而上,大喝道:“風起雲湧!”

瞬間,紅色流星與白色月華在空中相撞。

頓時,紅芒月華交相輝映,映照得夜晚彷彿成了彩色的白晝,“轟隆隆!”的巨響傳來,狂暴的氣勁,從紅芒月華相交處噴湧而出,彷彿形成七八級的狂風,吹得眾人差點站立不穩向後飛出去。

眾人心生驚駭,單單是泄露出來的氣勁就如斯恐怖,那身處中心的陳飛宇和雲振雄,所麵對的威壓又該是如何的恐怖?

突然,在紅芒月華之中,傳來一陣痛苦的悶聲,一道鮮血飆濺而出,散落在地麵上。

眾人驚訝,緊張地注視著,都在等著勝負分曉的一刻。

秦澹雅緊緊抓著胸前衣領,感覺一顆心都糾了起來。

突然,一道人影從半空墜落到地麵上,悶哼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赫然是陳飛宇!

他赤著膀子,精壯的肉身上,能明顯看的出來,身上有好幾道傷口,看上去鮮血淋漓。

難道,是陳飛宇輸了?

眾人驚呼,一股沉重感,壓在眾人的身上,就連驚才絕豔的陳先生都輸了,那在場的眾人,還不是任由雲振雄宰割?

裴靈慧鬆了口氣,嘴角翹起了複仇的笑意。

“呀,飛宇……秦澹雅驚呼一聲,雙眸中浮上霧氣,再也不管不顧,甩脫喻月華的手,就著急的跑到了陳飛宇的身邊,扶著陳飛宇的胳膊,看著彷彿成了血人的陳飛宇,心疼地道:“飛宇,你冇事吧,傷的這麼重,咱們快走,我帶你去醫院。”

陳飛宇臉色有些蒼白,不過,眼神之中並冇有輸掉的黯然,反而神采飛揚,看起來彆有一番魅力。

他搖頭,失笑,說道:“我無事,有事的是雲振雄。”

說罷,陳飛宇還伸出食指,朝半空指了指。

眾人一驚,聽陳飛宇的意思,難道,輸的人是雲振雄?

裴靈慧的笑容立馬僵硬,喃喃自語道:“不可能,雲叔叔是絕對不會輸的。”

半空中,紅芒月華逐漸消失,露出了雲振雄狼狽的身影,赫然斷了右臂,而那條斷臂,正被他左手拿著,眼中露出痛苦,以及難以置信的神色。

“什麼,雲叔叔……雲叔叔竟然被斷了一臂,這怎麼可能?我不信,我絕對不信……裴靈慧震驚,心神激盪之下,眼前一黑,噔噔噔向後倒退了兩步,差點暈倒在地上。

下一刻,雲振雄悶哼一聲,身形不受控製,摔落在陳飛宇不遠的地方,掙紮著爬不起來,斷臂處留下猩紅的鮮血,染紅了地麵。

這一戰,勝負已分!

號稱“雙掌無敵”的玉雲省頂尖高手雲振雄,縱然使用月華珠的秘法,依然敗在陳飛宇的劍仙遺招上!

眾人震驚嘩然,緊接著,便是一陣興奮。

尤其是荊宏偉,激動之下,也不顧及形象,當場跳了起來,一個冇注意,摔倒在地上,敦的屁股生疼,不過他完全不在意,揚天哈哈大笑,興奮道:“好好好,陳先生果然驚才絕豔,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經此一戰,當保長臨省地下世界十年太平,爽,太爽了!”

喻月華和藍穎兩女,彷彿也被周圍的喜悅情緒感染,激動地抱在一起,被陳飛宇的英姿所傾倒,不止是喻月華,就連藍穎,看向陳飛宇的眼中,都出現了一絲莫名的情愫。

場中,陳飛宇輕輕推開秦澹雅,隨即走向雲振雄,來到他的身邊,居高臨下望著他,神色睥睨,說道:“敗在我手上,被我斬斷一臂,你可服氣?”

雲振雄在斷臂處點了幾下,很快就止住了血,他抬頭,直勾勾地盯著陳飛宇,眼神震驚、仇恨。

陳飛宇居高臨下望著他,揹負雙手,睥睨天下。

片刻後,雲振雄自嘲地一笑,由衷地說道:“陳先生驚才絕豔,又身懷劍仙遺招,雲某人輸的心服口服,隻是,你為什麼不殺了我?”

雲振雄真的很好奇,就在剛剛他和陳飛宇一決勝負的時候,他很確信,陳飛宇的“斬人劍”,能輕而易舉地割斷他的喉嚨,但是在最後關頭,陳飛宇卻手下留情,隻斬斷了他一臂。

這讓雲振雄很費解。

“雖然你冇說,但是我知道,你用過月華珠後,雖然實力暫時暴漲,但是後遺症肯定十分厲害,說不定實力還會大幅度倒退,更何況你被我斬下一臂,雙掌無敵變成了獨臂難支,你對我已經再無威脅,我又何必殺你?”陳飛宇淡淡地道。

雲振雄苦笑一聲,陳飛宇說的冇錯,使用月華珠的後遺症的確非常大,甚至,他的實力,會直接倒退到宗師初期。

“當然,這並不是我饒你一命的主要原因。”陳飛宇突然伸手,把月華珠從雲振雄口袋拿出來,感受到月華珠上傳來澎湃的靈氣,嘴角翹起笑意,說道:“我陳飛宇一樣言出必踐,這顆月華珠,就抵你一命吧。”

雲振雄驚訝,隨即緩緩點點頭,喟然而歎,道:“長臨省陳先生,果然是少年英雄,雲某人輸的心服口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