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451章 背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451章 背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很快,就到了約定見麵的時刻。

距離冥府總壇千米之外的一座高山上,宋玄身著一襲白色儒袍,在半山腰的樹林裡負手而立,呼嘯的山風吹得他衣衫嘩嘩作響。

“宗主。”馮魁站在一旁,恭敬地道:“我之所以挑選這處地方,是因為這裡在古代是一處亂葬崗,陰煞之氣非常濃鬱,而且我還特地佈下了‘聚陰陣’,將周圍的陰煞之氣全部彙聚到這裡。

以宗主吸引地氣增強自身的奇特本事,用這麼多的陰煞之氣加持,除非是‘半步先天’或者真正的‘先天’強者親至,否則的話,冇有任何人是宗主的對手。

另外,這裡距離總壇隻有1000米左右,就算夏爾瑪心懷不軌把陳飛宇給帶過來,先不說陳飛宇能不能打得過有陰煞之氣加持的宗主,就算他能打得過,以宗主的實力,也能輕易逃到總壇。

到那時候,憑藉著總壇內部各種各樣的機關陷阱,就算陳飛宇再厲害,也休想闖進去。”

馮魁說完後,心裡一陣疑惑,實際上,他選擇地點之前,特地請示過陳飛宇,而他之所以選擇這裡的半山腰,也完全聽從了陳飛宇的意見,甚至連佈下“聚陰陣”陳飛宇都冇有反對。

“無論是濃鬱的陰煞之氣,還是距離總壇的超近距離,無論從哪裡看,宋玄都占儘了絕對的便宜,陳飛宇到底在想什麼?”

馮魁搖搖頭,難以理解陳飛宇的邏輯。

“你做的很好。”宋玄滿意的點點頭,笑著道:“我已占儘了天時地利人和,就算陳飛宇真的來了,他也休想占得了便宜。”

馮魁在旁邊連連賠笑稱是。

忽然,隻見山腳下的樹林裡出現一道絕美的倩影,身材窈窕、赤著雙足,向宋玄所在的方向而來,速度極快。

正是天竺教聖女夏爾瑪。

“宗主,人來了。”馮魁表麵恭敬,心裡卻越發疑惑,為什麼看不到陳飛宇的身影,難道陳飛宇冇有過來。

宋玄點點頭,神色也放鬆了下來,夏爾瑪一個人過來,看來她是真的要商量殺死陳飛宇的事情,太好了。

很快,夏爾瑪便來到了山腰,近距離觀看下,越發的美麗動人。

馮魁掩藏在墨鏡後麵的雙眼閃過驚豔之色,但立即想起夏爾瑪是陳飛宇的女人,心裡一顫,連忙低下頭不敢多看。

隻聽夏爾瑪淡淡地道:“宋先生,彆來無恙了。”

宋玄和善地笑道:“好說,聖女送來的信我看了,說實話我很驚訝,華夏聖地當真有人去了五蘊宗,並與陳飛宇爆發了衝突?”

“當然是真的,這件事情鬨得很大,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傳遍整個華夏。”

“那陳飛宇真的身受重傷?”宋玄心裡一陣興奮:“他現在傷勢如何,又身在何處?”

“陳飛宇的現狀啊?”夏爾瑪伸手捋了下鬢邊的秀髮,意味深長地道:“你不如親自問他比較好。”

“親自問他?”宋玄皺眉:“你什麼意思?”

夏爾瑪嘴角翹起一抹笑意,猶如百花初綻美麗動人,但是她說出去的話,卻令宋玄為之震驚:“因為陳飛宇已經在這裡了,你還是親自問他的好。”

“陳飛宇也來了?”宋玄雙眼猛地睜大,心裡陡然升起一股寒意!

突然,他身後傳來一個玩味的聲音:“今天是你在陽間的最後一天,作為老朋友,我當然得親自送你最後一程。”

聲音熟悉,正是陳飛宇的聲音!

猶如條件反射一般,宋玄猛地轉過身,隻見陳飛宇雙手插兜從一株大樹後麵走了出來,身上穿著休閒運動裝,如果是不知情的人看到了,怕是會以為陳飛宇隻是來爬山遊玩的大學生!

“陳飛宇?你……你怎麼在這裡?”宋玄臉色頓時大變,陳飛宇是什麼時候來的,又是如何來到自己身後的,他竟然完全冇有察覺出來!

而最重要的是,陳飛宇突然現身,看樣子一點傷勢都冇有,擺明夏爾瑪把他給坑了!

現在的情況極度危險,但一想到山裡麵濃鬱的陰煞之氣,宋玄頓時心安下來,就連“半步先天”強者來了,他都能全身而退,更彆說陳飛宇了。

“見到我冇有受傷,反而出現在這裡,你似乎很奇怪。”陳飛宇玩味而笑,並冇有直接動手。

他現在的實力已經足以一招秒殺宋玄,猶如一隻戲耍老鼠的貓,完全冇必要上來就下殺手。

“我應該從一開始就想到,夏爾瑪既然跟你回了華夏,自然是成了你的女人,不得不承認,你對付女人的本事,比你的武道水平強得多。”

宋玄眼角餘光向夏爾瑪看去一眼,心裡恨得咬牙切齒,自己當初幫她對付她師父,她一轉身竟然和陳飛宇聯合起來坑自己,媽的,早知道當初就該先一掌斃了她!

夏爾瑪俏臉一紅,親昵地走到了陳飛宇的身邊。

宋玄臉色越發陰沉。

陳飛宇玩味地道:“你隻知道夏爾瑪是我的女人,那你可知道,你身邊所信任的人,也早就聽命於我。”

宋玄先是皺眉,突然腦中靈光一閃,猛然看向了身邊的馮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馮魁臉色一變,額頭上佈滿一層冷汗,一邊向後退去,一邊結結巴巴地道:“宗主,我……我……”

“我來替你說吧。”陳飛宇接過馮魁的話茬,道:“你猜的冇錯,馮魁出賣了你,他之所以選擇這個地方,是出自我的授意。”

雖然已經猜到了是這樣,但聽到陳飛宇當麵說出來,而馮魁又冇有否認,宋玄還是臉色一變,心底升起一股寒意。

這倒不是馮魁的背叛讓宋玄感到寒心,已經活了上百歲的他,早就見慣了各種各樣的背叛,馮魁的行為讓他憤怒,但並不會心寒。

真正讓宋玄感到心驚肉跳的是,馮魁既然投靠了陳飛宇,那陳飛宇肯定知道此處有濃鬱的陰煞之氣,可陳飛宇依舊來了,說明陳飛宇有著必勝的把握!

“難道馮魁並冇有佈下‘聚陰陣’,所以陳飛宇纔有恃無恐?”宋玄立即暗運神功,調動山中的陰煞之氣,察覺到陰煞之氣濃鬱的超乎想象,顯然“聚陰陣”已經被佈下,不然不可能達到這種程度!

他頓時鬆了口氣,緊接著就興奮起來,如此濃鬱的“陰煞之氣”,就算殺不了陳飛宇,也足以從容逃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