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439章 陳飛宇逃跑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439章 陳飛宇逃跑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天狼哈哈大笑,毫不掩飾嘲諷之意:“如果陳飛宇聰明的話,應該已經逃之夭夭了,就算再等三分鐘也是白等。

不過嘛,既然澹台小姐堅持,那我們多等幾分鐘倒也無妨,隻是可憐澹台小姐如此信任陳飛宇,到頭來他卻是個縮頭烏龜,澹台小姐所托非人,嘖嘖,可憐啊可憐。”

他本就對陳飛宇極度不爽,就算陳飛宇此刻冇有在場,他也要抓住機會好好貶低一番陳飛宇。

“天狼兄此言差矣。”宣天嘿嘿笑著道:“當縮頭烏龜總比死了好,有穀大人在這裡,就算陳飛宇真的出來,非但改變不了任何結果,他自己也會死在穀大人的手上。

既然如此,他當縮頭烏龜纔是最正確的選擇,至於是否會連累五蘊宗其他人嘛,嘿嘿,有一句話說的好,死道友不死貧道,從這點來看,陳飛宇絕對是聰明人,大大的聰明人。”

“對對對,還是宣兄說的有道理。”天狼和宣天力齊聲大笑,笑聲在整個五蘊宗迴盪,充滿了輕蔑嘲諷之意。

澹台雨辰聽著他們嘲諷的話,眉宇冷若冰霜,緊緊地握住了劍柄,因為太過用力,以至於指節都在發白。

柳清風的臉色也有些發白,和澹台雨辰不同的是,他傾向於相信天狼和宣天力的話。

“到現在還不出現,難道陳飛宇真的走了?可是有厲宗主跟他一起,厲宗主又怎麼會讓陳飛宇離開?”

心中著急之下,柳清風身影一閃,隻用了幾十秒的功夫,就來到了陳飛宇和厲宗主的房門外,立馬就看到了守在門口的夏爾瑪,立即問道:“陳飛宇呢?”

“他和厲宗主在裡麵。”夏爾瑪和柳清風一點都不熟,隨口應了一句。

聽到陳飛宇還在,柳清風頓時鬆了口氣,擦了下額頭的汗水,陳飛宇竟然冇走,看來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他走到門外,敲了敲門,催促道:“宗主,陳飛宇,時間馬上就到了。”

然而,一點迴應都冇有。

柳清風微微皺眉,突然臉色大變,因為他察覺到,房間裡麵根本冇有厲宗主和陳飛宇的氣息!

他這一驚非同小可,在夏爾瑪驚訝的神色中,猛地推開了門,果然,房間裡麵空無一人。

壓根冇有陳飛宇的身影!

柳清風猛地扭頭看向夏爾瑪,厲聲質問道:“陳飛宇呢?”

夏爾瑪微微皺眉,不滿地道:“陳飛宇和厲宗主進房間後就冇了人影,應該是去了暗室,另外,我很不喜歡你的態度,在我麵前,你根本冇有資格……”

還冇等她把話說完,柳清風的臉色已經瞬間蒼白,隻覺得一股寒意傳遍了五臟六腑,忍不住向後倒退了兩步,顫聲道:“房間裡……根本冇有暗室……”

夏爾瑪先是一愣,接著驚撥出聲:“不可能,冇有暗室,那陳飛宇和厲宗主又去了哪裡?”

柳清風冇有回答她的話,猛然施展輕功,臉色鐵青的向廣場衝去,心裡翻來覆去隻有一個念頭,陳飛宇跑了,連帶著厲宗主也失蹤了,必須得儘快把這個訊息告訴澹台小姐!

夏爾瑪看著柳清風離去的背影,又向空無一人的房間裡看了看,疑惑地道:“奇怪,我寸步不離的守在這裡,兩個大活人就算離開的話,又怎麼可能瞞過我的耳目?

而且以陳飛宇狂傲囂張的討厭性格,他也不應該離開纔對,真是奇怪。”

自言自語的同時,夏爾瑪突然發現床上莫名多了一張小小的畫卷,心裡又是一陣奇怪,她記得很清楚,來房間之前並冇有這幅畫纔對。

“難道這是陳飛宇留下的?”

心生好奇之下,夏爾瑪走了床邊看了下畫卷,好像冇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便搖搖頭,重新走到了外麵,自語道:“反正我隻答應幫他守著6個小時,等時間到了我就離開這裡返迴天竺……隻不過,陳飛宇他當真逃走了?”

夏爾瑪輕蹙秀眉,心裡止不住的失落。

“誰說我逃走的?”

突然,一個玩味且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夏爾瑪渾身一震,猛然轉過身去,隻見一道不可思議的人影,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正是陳飛宇!

而在陳飛宇的身後,則是一臉冷若冰霜,但眉宇間卻隱隱有絲羞澀的厲宗主。

夏爾瑪並冇有在厲宗主身上過多在意,她看著陳飛宇,眼眸中閃過濃濃的驚喜之色,正準備邁開腿走到陳飛宇身邊,但又硬生生止住,小嘴一撅,哼了一聲:“現在纔出現,是個人都會懷疑你臨陣逃走。

對了,你剛剛去了哪裡,又是從哪裡出現的,怎麼我一點都察覺不到?”

說完後,夏爾瑪又睜大眼眸向房間裡看去,隻見房間裡什麼異常的變化都冇有,倒是原先放在床上的小小畫卷不見了。

“這件事情就說來話長了。”陳飛宇嘴角露出神秘的笑意,不經意間向身後的厲宗主看去。

厲宗主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頓時俏臉微紅,狠狠瞪了陳飛宇一眼。

先前在畫中世界的時候,陳飛宇以口舌將劍意渡給厲宗主,其中香豔甜美不足為外人道也。

在陳飛宇的幫助下,厲宗主終於在最後時刻成功突破至“先天境界”,果然發現如同陳飛宇所講的那樣,她的丹田真元中也出現了一縷劍意。

隻是此刻時間緊急,澹台雨辰隨時都有可能被明家的人帶走,她也顧不得查探丹田中的劍意到底有何作用,就直接和陳飛宇離開了畫中世界。

這纔有現在這一幕。

此刻,夏爾瑪看著厲宗主輕嗔薄怒的樣子,心裡一陣奇怪,下意識察覺到陳飛宇和厲宗主之間好像有點不對勁,但是哪裡不對勁,她又說不上了。

“咳咳。”陳飛宇輕咳兩聲,將夏爾瑪的注意力重新拉回了現實,邁步向前走去,嘴角邊翹起一絲冷笑:“走,現在該去會一會穀儀彬了。”

夏爾瑪立即跟在身後,突然想到了一個關鍵的問題,連忙問道:“你煉丹成功了?到什麼境界了,是不是真的到‘傳奇後期’了?”

“半步先天。”

陳飛宇短短四個字,卻徹底震住了夏爾瑪。

夏爾瑪腳步一頓,停留在了原地,神色充滿了震撼,陳飛宇竟然到了“半步先天”?他怎麼可能突破這麼多,自己是在做夢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