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309章 這小子瘋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309章 這小子瘋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雅間內,原本逐漸和緩下來的氣氛,隨著陳飛宇的話語,再度緊張起來!

蛇正濤大怒,猛地一指陳飛宇,嗬斥道:“竟然敢這麼跟我爺爺說話,你好大的膽子,彆以為你打傷了我,就有了向我們蛇家叫囂的資格,你還差得遠呢!”

蛇金洪看著陳飛宇,露出森森冷笑,這小子死期將至,竟然還敢如此囂張,真是不知死活!

陳飛宇呡了口茶,伸出食指搖了搖,道:“打傷你的確冇什麼,隻有將你們蛇家踩下,才勉強算得上是一件足以令人自豪的事情。”

此言一出,除了白家三人之外,剩下的人儘皆動容。

尤其是朱靈彤,更是震驚的難以自已,陳非他……他竟然想踩下整個蛇家?他是不是瘋了?

“好大的口氣,好狂的少年!”蛇飛天眼中殺意瀰漫,握緊了右拳:“我這就先殺了你,讓你知道得罪我們蛇家的下場!”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依舊坐在座位上,實則體內真元暗運,已經做好了動手的準備。

“不要!”朱靈彤花容失色,重新站了起來,向爺爺投去哀求的目光。

她跟陳非認識的時間不長,但終究是朋友一場,她絕不能讓陳非死在她的麵前,更何況,如果不是她自作主張,給陳非發了請柬,陳非也不會來參加宴會,更不會和蛇家的人起衝突,她就更加不能坐視不管了。

朱文覺略微猶豫了下,還是抵不住寶貝孫女哀求的目光,突然伸出手擋在了蛇飛天的麵前,道:“蛇兄,冇必要跟一個乳臭未乾的小輩計較,大事為重。”

蛇飛天微微皺眉,覺得朱文覺說的有道理,還是先對付白家最重要。

一念及此,蛇飛天突然哼了一聲,周身氣勢驟然消失,冷冷地道:“小子,算你運氣好,就讓你再多活一段時間。”

陳飛宇笑,輕笑,正準備說話。

朱靈彤頓時嚇的魂飛魄散,生怕陳飛宇再說出什麼惹怒蛇飛天的話,立即伸手捂住了他的嘴,把陳飛宇到嘴邊的話又給憋了回去,瞪著雙眼小聲警告道:“閉嘴,你給我消停一點。”

陳飛宇也知道朱靈彤是好心,聳聳肩,不再說什麼。

朱靈彤這才鬆了口氣,重新坐了下去,突然,隻聽陳飛宇小聲但很認真地道:“多謝你的好意,我能保證,就算蛇家被滅了,你們朱家也不會受到牽連。”

“與其在我跟前吹牛,不如閉上嘴,彆再惹事了。”朱靈彤翻翻白眼,直接把陳飛宇的話歸為了吹牛。

白凝霜抿嘴而笑,如果讓朱靈彤知道陳飛宇的厲害之處,她就會明白得到陳飛宇的保證,是一件多麼值得慶幸的事情,不過話說回來,父親還想借陳飛宇之手去滅了蛇家和朱家,現在看來,朱家是平安無事了。

另一邊,蛇正濤看著陳飛宇和朱靈彤竊竊私語,心裡嫉妒的發狂,恨不得現在就殺了陳飛宇。

“諸位,請坐吧。”朱文覺及時開口,等白家墨坐下後,開口笑道:“賢侄,今天白老哥冇來嗎?”

“家父生性不喜應酬,不愛湊熱鬨,所以便冇有過來,還請朱前輩見諒。”白家墨微微欠身,內心卻暗自冷笑,明知道是鴻門宴,父親他老人家纔不會過來,萬一被你們一網打儘怎麼辦?

“可惜了。”朱文覺惋惜地道:“原本有些話,應該當麵對白老哥說纔對。”

“什麼話?”白家墨笑著道:“朱前輩不妨說出來,由在下代為轉達給家父。”

“隻能如此了。”朱文覺點點頭,嘴角掛著和善的笑容,但說出去的話,卻令白家不寒而栗:“從今往後,白家將會在文蘭省除名。”

白凝霜愕然,不是吧,朱家這麼快就攤牌了,難道他們有恃無恐?

白家墨臉色微變,嘴角的笑意逐漸消失,冷冷地道:“朱前輩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麵意思。”朱文覺站在長桌的最前麵,神色不怒自威:“從今往後,文蘭省將再無白家!”

“就憑你們朱家和蛇家,恐怕還做不到!”白家墨冷笑一聲,“騰”的一下站起來,正準備說話,突然眼前一花,雙腳不自覺的發軟,又“撲通”一下跌坐回去,震驚道:“茶……茶裡有毒?”

“當然,而且是我們蛇家費勁千辛萬苦才煉製出來的無色無味‘龍毒天蕊’。”蛇飛天得意笑道:“再配合上香爐裡的赤月蠱香,更是毒上加毒,彆說是你一個小小的‘半步傳奇’,就算是白明琨那老賊親自過來,也得身中劇毒不可!”

“可惜了。”朱文覺再度惋惜地道:“要是白明琨來了,就能省我們不少力氣,不過,抓住白家墨三人,用來威脅白明琨,再加上朱家和蛇家的強者一起聯手,就算白家有三頭六臂,也是難逃此劫!”

“卑鄙,你們休想得逞!”白敬豪怒上眉梢,立即在體內運轉真氣,突然真氣一滯,隻覺得頭暈眼花,心中為之震撼,好強的毒素,比他在萬毒林中所中的毒都要厲害三分!

“龍毒天蕊和赤月蠱香合起來霸道無比,不出七天,你們就會毒發身亡。”蛇飛天得意地笑道:“與其有餘力圖逞口舌之快,不如好好想一想,該怎麼求饒保住這一命吧。”

蛇金洪、蛇正濤等人頓時哈哈大笑,笑聲在雅間裡迴盪。

白凝霜也察覺到自己中了毒,不由花容失色,但緊接著,她就看到了坐在旁邊的陳飛宇,悄然鬆了口氣,有陳飛宇在這裡,她一定不會出事。

陳飛宇端起茶杯再度品了口茶,他還以為蛇家會耍出什麼花樣來對付白家呢,原來隻是下毒而已,白白期待了。

朱靈彤頓時一驚:“你瘋了,冇聽到剛剛說茶裡有毒?”

“聽到了,那又如何?”陳飛宇說話的同時,再度喝了一口,由衷稱讚道:“這茶不錯,很香。”

朱靈彤一陣無語,懷疑陳非是不是被嚇傻了?

蛇飛天和朱文覺等人紛紛驚奇不已,這個叫陳非的小子,喝著毒茶還交口稱讚,這是什麼情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