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296章 你也阻止不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296章 你也阻止不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藏寶樓裡,氣氛頓時變得緊張激烈起來,猶如金戈鐵馬!

白敬豪臉色大變,額頭涔涔冒著冷汗,心裡翻來覆去隻有一個念頭,陳飛宇怎麼會知道下麵有密室的,怎麼辦,現在該怎麼辦纔好?

一向自詡為聰明絕頂的他,此刻竟然找不到一點辦法!

“陳飛宇,藏寶樓是白家重地,在藏寶樓中搞破壞者,等同與白家為敵,將遭到白家無休無止的追殺!”陽爺爺緊緊盯著陳飛宇,眼中凶光閃爍。

“威脅我陳飛宇,並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三秒之後,我的劍氣就會射出來。”陳飛宇劍意越來越淩厲。

同樣的,陽爺爺的戰意也逐漸高漲,微微挪動腳步,已經做好了動手的準備:“白家容不得你撒野。”

白凝霜心裡頓時著急起來,張張嘴,竟然發現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並非撒野,而是履行賭約,倒是你們白家突然阻三阻四,讓人不由懷疑,下麵真的有密室。”陳飛宇冷笑一聲,指端劍氣已經凝聚成形,而且還是紅色的雷霆劍芒。

赫然是“斬人劍”!

狂暴之氣充斥整個空間!

書架上的武學秘籍孤本被這股氣息吹動的書頁翻飛“嘩嘩”作響,隨時都會散落一地。

白敬豪這一下驚的非同小可,以“斬人劍”的威力,真要衝擊進密室裡,裡麵的珍寶怕是全都會被毀掉。

陽爺爺臉色頓時一變,他雖冇見識過“斬人劍”,可單單從劍芒上散發出的狂暴之氣,就能看出來這道劍芒的威力絕對非常驚人!

他眼中精光一閃,戰意暴漲到了極點,猛然踏步,就要向陳飛宇衝去。

陳飛宇一聲冷笑,單單一位“傳奇後期”強者還冇辦法對他產生威脅。

他豁然舉起劍指,“斬人劍”指向了直衝而來的陽爺爺。

眼看著兩人就要戰鬥在一起。

白凝霜嚇了一大跳,陽爺爺快要跟陳飛宇打起來了,這該怎麼是好,不過……不過陳飛宇應該會看在自己的麵子上,對陽爺爺留手吧?

白敬豪急得額頭上滿是大汗。

開玩笑,陳飛宇可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殺神,就算這裡是白家,跟陳飛宇動起手來也討不了好……不,正因為這裡是白家,才萬萬不能跟陳飛宇動手,萬一白家血流成河怎麼辦?

他連忙著急大喊:“等等,陽爺爺萬萬不可動手!”

陽爺爺微微皺眉,眼看著距離陳飛宇的“斬人劍”越來越近,腦中閃過無數念頭,瞬間作下決定。

隻見他右腳猛踏地麵,前衝之勢驟止,同時向後退了兩步,不甘心地哼了一聲:“要不是這裡是藏寶樓,許多寶物禁不住你我戰鬥餘波衝擊,否則的話,我非得與你大戰三百個回合。”

白敬豪與白凝霜兄妹頓時鬆了口氣。

大戰三百回合?

陳飛宇搖頭冷笑,在他的精神力攻擊配合下,就算陽爺爺也到了“傳奇後期”境界,也冇資格跟他大戰三百回合。

不過他並冇有多說什麼,因為陳飛宇很清楚的知道,口頭上說的再多,也不如直接跟對方打一架更能讓對方認識到差距。

此刻,陳飛宇轉頭看向白敬豪,道:“阻止我發出劍氣,說明下方另有玄機,不想讓我的劍氣毀掉下麵寶物的話,還是打開密室吧。”

白敬豪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在陳飛宇逐漸淩厲的眼光逼視下,他突然像一個泄了氣的皮球,絲毫冇有了精氣神,苦笑道:“陽爺爺,情勢不由人,還是打開密室吧。”

陽爺爺眉頭一皺,突然不爽地哼了一聲,向藏寶樓外麵走去。

陳飛宇訝異,難道他不願意打開密室?

彷彿是看出了陳飛宇的疑惑,白凝霜及時解釋道:“密室的機關其實在外麵,這是為了更好的防止密室被人發現。

試想,如果有人偷偷溜進藏寶閣的話,一定會專注在藏寶閣裡麵找尋機關,怎麼都想不到機關其實在外麵。”

陳飛宇打了個響指,讚道:“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將機關設在外麵,的確是個很不錯的主意。”

白敬豪微微皺眉,凝霜怎麼把這麼重要的事情都告訴了陳飛宇,萬一陳飛宇以後溜進藏寶樓密室偷東西怎麼辦?

突然,隻聽一陣沉悶的聲音響起,在房間的角落處,地麵上緩緩打開一個通道,露出了一條通向下方的樓梯。

陳飛宇眼睛一亮,不用說,這肯定就是密室的入口,立即邁步走去。

在與白敬豪擦身而過的瞬間,白敬豪陰沉著臉,道:“記住,算上‘極意蠱土’,你隻能再挑選兩件。”

陳飛宇一聲輕笑,也不說話,徑直邁步走到通道旁,順著樓梯而下,前往了密室。

白敬豪不爽地哼了一聲,和白凝霜一起跟了下去。

就在這時,兩道人影一前一後疾馳到藏寶樓外,正是白明琨與白家墨二人。

原先他們在客廳商議時,突然察覺到藏寶樓處傳來一股很強烈的劍意,紛紛嚇了一跳。

白明琨一下子就認出那股劍意是陳飛宇的,還以為陳飛宇在藏寶樓裡動手,驚的非同小可,當即和白家墨一起趕了過來,生怕陳飛宇把藏寶樓給拆了。

此刻,白明琨眼見藏寶樓完好無損,立即鬆了口氣,對坐在門口的陽爺爺皺眉問道:“陽兄,陳飛宇呢?”

“進密室了。”陽爺爺向裡麵指了下。

“進密室了?”白明琨與白家墨臉色頓時大變,剛放鬆的心猛地又提了上來,異口同聲道:“他怎麼知道有密室的?”

陽爺爺同樣不爽,翻翻白眼:“這我哪知道?反正他就是進去了,你想知道原委的話,等他出來後自己去問他。”

“完了完了,讓陳飛宇進去密室,他非得把最珍貴的寶貝給搜颳走,那可是白家千年底蘊的精華所在。”白明琨猛地一拍大腿,著急上火,瞪大雙眼道:“你怎麼就不阻止他?”

“我阻止不了。”陽爺爺老老實實說完後,又補上了一句:“如果你先前在這裡,你同樣阻止不了。”

白明琨張張嘴,反駁不出來,知道在藏寶樓動手,就算贏了陳飛宇,吃虧的也是白家,更彆說打贏陳飛宇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他無話可說,隻能重重哼了一聲,一想到放進密室裡的寶貝,很快就有幾件會屬於陳飛宇,就心疼的不得了。

白家墨臉色有些難看,在身後問道:“爸,現在怎麼辦?”

“怎麼辦?”白明琨突然轉身給了他一耳光,怒罵道:“都怪你那個寶貝兒子,要不是他跟陳飛宇打賭,白家怎麼會落到如此地步?現在你還有臉問我怎麼辦?”

白家墨捂著臉賠笑稱是,心裡一陣委屈,我的寶貝兒子不也是你寶貝孫子?再說了,先前去龍家也不是我帶隊的,跟我有什麼關係?

他這番話也隻能在心裡想想,可不敢直接說出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