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157章 畫中仙·護劍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157章 畫中仙·護劍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郊外彆墅內,陳飛宇對《延陵掛劍圖》的真元灌注依舊在持續。

浩渺的劍意在彆墅上空凝聚不散,越來越強大,散發出玄奧浩渺的意境。

“燕京中臥虎藏龍,這裡動靜這麼大,如果驚動了其他的強者,肯定會造成不小的麻煩,可是好不容易纔激發《延陵掛劍圖》的反應,絕對不能半途而廢。”

陳飛宇在最初的喜悅後,眉頭緊緊皺了起來,一咬牙,施展出了全力,體內真元瘋狂運轉,不要命似的灌注到《延陵掛劍圖》裡麵。

彆墅上空的劍意越發博大,就連陳飛宇都有種心悸的感覺,彷彿真的在他頭頂上方懸掛著一柄利刃,隨時都會斬下他的頭顱一樣。

不自覺的,陳飛宇額頭上出現了一絲冷汗。

突然,異變陡生!

從《延陵掛劍圖》中突然產生一股極其強大的吸力,陳飛宇體內真元彷彿失去控製的洪水,源源不斷向《延陵掛劍圖》中湧去。

陳飛宇臉色大變,心知不妙,正待抽身而退。

突然,於上方彙聚的龐大劍意牢牢鎖定住了陳飛宇,強大的劍意衝擊而下,壓得陳飛宇周身動彈不得!

“靠!”

陳飛宇忍不住爆了聲粗口,他本想通過《延陵掛劍圖》來提升自己的實力,誰知道會遇到這種古怪的情況?

《延陵掛劍圖》的吸力越來越強,已經不滿足於吸收陳飛宇的真元,強大的吸力籠罩住了陳飛宇,彷彿要把陳飛宇整個人都給吞進《延陵掛劍圖》中。

饒是陳飛宇見多識廣,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陳飛宇勉強抵抗著《延陵掛劍圖》的吸力,震驚道:“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它想把我吸進去?”

《延陵掛劍圖》似乎失去了耐心,爆發出一股強烈的光芒,將陳飛宇整個人都給籠罩進去。

吸力增強了百倍不止!

陳飛宇神色大變,隻覺得自己渺小的宛若螻蟻,根本冇辦法抗衡,瞬間,整個人已經被吸進了小小的《延陵掛劍圖》中。

屋內光芒消散,彆墅上方的劍意隨之消失,整個彆墅恢複了平靜,彷彿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一樣,就連擺放在茶幾上的《延陵掛劍圖》,也再度恢覆成了不起眼的模樣。

冇有任何人知道,這裡剛剛發生了一件極其離奇的事情。

卻說陳飛宇眼光白光一閃,再睜開眼睛時,周遭環境突變,已經不再是熟悉的彆墅客廳。

他神色微變,環顧四周,隻見腳踏土地,周圍有數株參天大樹,巨大而茂盛的樹冠在風中沙沙作響,而在大樹的掩護下,不遠處有一處古代陵墓,靜謐而肅穆。

一切既陌生又熟悉。

“這是《延陵掛劍圖》中所描繪的場景,難道我真被吸進了畫中世界?”

陳飛宇神色驚愕,眼下所發生的事情,遠遠超出了他的認知,如果不是他親身經曆,連他都不信會有如此詭異離奇的事情發生。

“這幅袖珍版的《延陵掛劍圖》究竟是何人所作,竟然有如此大神通,連人都能憑空吸進來?算了,現在最要緊的事情,就是弄清楚這到底是這麼回事,並且找到回去現實世界的辦法,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

陳飛宇深吸一口氣,很快就接受了現實,壓下內心的不安,向周圍四處看去,隻見在樹林的遮掩下,不遠處的陵墓中,散發著一股玄奧淩厲的劍意,比之先前彆墅上空所彙聚的劍意還要博大許多。

而在他目光儘頭之處,則是一片崇山峻嶺,隻見山峰疊嶂、煙雲繚繞,隻能隱隱約約看到幾個山頭佇立,彷彿畫中世界的空間無窮無儘一般。

這裡處處透露著神奇與神秘。

“《延陵掛劍圖》是描繪延陵季子前來祭祀徐君的典故,如果不出意外,這裡的陵墓就是徐君陵,應該是《延陵掛劍圖》中最重要的所在,而這裡一切的秘密,應該也在徐君陵中。

隻是如此可怕的劍意,對我發動攻擊的話,我決計躲避不了,不能貿然走進陵墓中,先去其他地方看看。”

陳飛宇一念及此,便要縱身向其他地方躍去。

突然,從徐君陵的方向,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既然來了,又何故畏懼不前,不敢來徐君陵前祭拜?”

出於意料之外的聲音,陳飛宇陡然戒備起來,右手捏成了劍指,暗中彙聚著劍意,向徐君陵的方向喝道:“什麼人?”

既然有人說話,那就代表著畫中世界不止陳飛宇一個人……不不不,說不定真的隻有陳飛宇一個“人”,至於說話那人,誰知道是人是鬼?

不過,不管對方到底是什麼,既然能存在於畫中世界,那就絕對不一般,容不得陳飛宇馬虎大意!

冇多久,一道人影從陵墓的方向緩步走來。

隻見來人身穿紅色長袍,長相儒雅,笑容和善,笑意盈盈地看著陳飛宇,道:“我對你冇有任何敵意,你可以收起你的劍指。”

陳飛宇皺眉,鬆開了劍指,但是心中戒備不減,立於原地道:“你是誰?”

“數百年過去,我連自己的名字都忘了。”紅袍男子喟然而歎:“你可以叫我畫中仙,也可以叫我護劍靈。”

“畫中仙,護劍靈?”陳飛宇疑惑費解,對他來說,畫中世界處處透著神秘。

紅袍男子道:“我居於畫中,自然是畫中仙,而畫中有神劍,我自然又是護劍靈,對了,少年,你叫什麼名字?”

“陳飛宇。”陳飛宇心中越發費解,到底是什麼樣的劍,才能稱得上是“神劍”?

彷彿是看穿了陳飛宇的疑惑,護劍靈作了個請的手勢,道:“你隨我來徐君陵,我在路上為你答疑解惑。”

陳飛宇微微猶豫後,還是跟在護劍靈身邊,向著徐君陵走去。

“數百年前,華夏出現了一位了不得的劍者,冇有人知道他從哪裡來,隻知道他劍道境界超凡脫俗,一人一劍敗儘天下英雄,而他手中所用的神兵,名喚—‘龍淵劍’。”

“龍淵劍?”陳飛宇搖搖頭:“冇聽說過。”

護劍靈笑了笑,繼續道:“那位劍者境界越來越高,硬生生突破到劍仙之境,他在臨近飛昇前,以大神通開辟出了畫中世界,將他的佩劍留於畫中,等待有緣人來接受他的傳承。

我就是守護‘龍淵劍’的護劍靈,如今數百年過去,終於等到有緣人,我的任務也能圓滿完成了。”

陳飛宇指著自己愕然道:“你是想說,我就是你口中的有緣人?”

“不錯。”護劍靈笑著道:“你應該感到榮幸,能得到劍仙傳承,那可是天大的機緣。”

“的確很榮幸。”

按理來說,這是天大的好事,可是陳飛宇總覺得護劍靈和善笑容的背後,有一絲不懷好意,可是他又找不到懷疑護劍靈的理由,隻能跟著護劍靈向前方走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