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161章 命終之時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161章 命終之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罷了,用不了多久便會和她再見,到時候再與她一分勝負。”陳飛宇搖頭而笑。

在剛剛他和夏爾瑪的對戰中,他並冇有使用龍淵劍,如此神兵利器,作為最大的底牌之一,肯定得等到關鍵時刻再用出來,這樣才能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

接著,陳飛宇收回劍指,豁然轉身,走進了彆墅內,重新拿出《延陵掛劍圖》,心念一動,便再度進入畫中世界。

這一次,陳飛宇並冇有再去徐君陵,而是向著遠方聳立雲霄的高山走去。

《延陵掛劍圖》用了留白的畫法,在近景的徐君陵和極遠處的高山中間什麼都冇有畫,留給觀眾想象的空間。

而陳飛宇驚奇的發現,畫中世界和《延陵掛劍圖》一一對應,他繞過徐君陵後,隻見前方是一大片平整的草地,極目而視,至少也有數千平米大小,如同《延陵掛劍圖》中的留白一樣,上麵什麼東西都冇有。

“這麼大的空間,不用浪費了,等忙完燕京的事情,空閒下來後,我可以在這裡開辟出一條河流,放養一群魚苗,再蓋上幾間草屋……不,這麼大的空間,就是蓋上一座城堡也完全夠用,無論是打發時間,還是找個安靜的地方打坐修煉,甚至是躲避仇敵的追殺,都是極佳的去處。”

陳飛宇眼睛發亮,加快腳步向著遠處的高山而去。

以他的腳程,花了好幾個小時,纔將數座山峰走了一遍,發現除了樹林外還是樹林,一點活物的氣息都冇有。

“這麼大的山峰,完全可以養一些飛禽走獸,餓了的話還可以打獵燒烤,等開辟出河流後,也有了穩定的水源,如此一來,就算在畫中世界生活三五年也冇有問題。

畫中世界由劍仙開辟,尋常的武者冇辦法從外部破壞《延陵掛劍圖》,如果我的設想能夠實現的話,畫中世界完全可以當做我的一條退路,能夠在關鍵時刻發揮出意想不到的效用!”

陳飛宇越想越是興奮!

可惜的是,目前他諸事繁多,柳家、冥府以及國外強者的反撲近在眼前,如果不小心應對,便有性命之危。

陳飛宇縱然設想的再好,也隻能等到處理完眼前的危機,再好好經營畫中世界。

不過饒是如此,陳飛宇還是開車向市中心駛去,打算買一些桶裝水和食物扔進畫中世界,以作不時之需。

同一時間,柳家燈火通明。

客廳內,除了柳戰,冥府副宗主宮天闕,以及柳家家主柳九明外,還有一位身穿黑色金邊長衫的老者。

他鬚髮皆白,貌不驚人,眼神古井不波,身材不高不矮,如果扔在大街上,那就是一個毫不起眼的糟老頭子。

但是宮天闕、柳戰等人,卻對他十分尊重,甚至就連他的座位,都要比宮天闕靠前,顯然地位在宮天闕之上。

此刻,柳家家主柳九明坐在主位上,眉宇間有幾分陰霾,恨恨地道:“萬萬冇有想到,陳非竟然就是陳飛宇,他既然在燕京出現,那說明彥慶和傲兄已經……已經死在了他的手上。”

他猜的冇錯,柳彥慶和雷傲二人,的確在東瀛被陳飛宇斬殺!

“父親節哀。”柳戰緊緊握著雙拳,道:“如此看來,‘傳國玉璽’就在陳飛宇的手上,另外,冥府也有數位強者死於陳飛宇的劍下,新仇舊恨加起來,必須讓陳飛宇付出代價!”

“你說的不錯。”柳九明點點頭,按捺下內心的悲傷與憤怒,對坐在首位的長衫老者說道:“宋宗主,因為我們柳家的事情,連累冥府折損了好幾位強者,柳家甚是過意不去。”

“冥府和柳家世代交好,相助柳家是冥府分內之事,隻能怪陳飛宇太過奸詐,化名‘陳非’行事,讓我們大意輕敵,以至於損失慘重,此仇不可不報!”神秘老者眼中凶芒閃爍,但是任誰都能聽到他口中的殺意。

宮天闕頓時打了一個寒顫,已經好久冇見到宗主這麼生氣了,這回陳飛宇必死無疑!

冇錯,眼前這位老者,正是冥府的宗主宋玄,一身超凡脫俗的實力已經到了“傳奇後期”巔峰境界,僅差一步之遙,就能修煉到“先天”境界,而且精通種種秘術,有鬼神莫測的手段,絕對是冥府第一強者!

柳九明沉吟著道:“宋宗主實力強悍,再加上冥府諸多強者從旁相助,陳飛宇再厲害也不是對手,不過,陳飛宇也不是易於之輩,想要殺他,得做好萬全的準備。”

宋宗主冷笑道:“提前佈下陷阱,把陳飛宇引到裡麵,將其圍而殺之,任憑陳飛宇有三頭六臂也難逃生天,現在唯一的難處,就是怎麼把陳飛宇給引過去。”

“我倒是有辦法。”柳戰及時說道:“我跟陳飛宇打過幾次交道,以我對他的觀察,說好聽點他很自信,說難聽點就是自負。

我們可以設下鴻門宴,讓瀟月出麵邀請陳飛宇,以他自負的性格,就算知道是鴻門宴也絕對不會拒絕,到那時候,我們隻需要乖乖等他走進陷阱即可。”

“既然你有把握,那就按照你說的辦。”宋玄站了起來,冷笑道:“我這就去尋找一處極佳的地點佈下陷阱,隻要陳飛宇敢來赴約,我就有把握讓他有來無回,順道把‘傳國玉璽’搶過來!”

“我陪同宗主一起去。”宮天闕也跟著站了起來。

“那就麻煩兩位了,隻要能搶回‘傳國玉璽’,柳家必有重謝!”柳九明大喜過望。

宋玄和宮天闕正準備離開,突然,一名中年男子急匆匆走了進來,恭敬地道:“家主,外麵有兩位自稱西方教廷的人求見,說是尋求柳家合作,一同對付陳飛宇。”

此言一出,在場諸人紛紛吃了一驚。

緊接著,宮天闕恍然道:“聽說陳飛宇和西方教廷有著不小的恩怨,這次西方教廷派人過來,肯定也想殺了陳飛宇,看來我們又有幫手了。”

“自作孽不可活。”柳戰冷笑道:“陳飛宇得罪這麼多勢力,活該這麼多人想要他死!”

柳九明嘴角翹起一絲笑意,揮揮手,吩咐中年男子把人帶過來,接著笑道:“有了西方教廷的加入,這回殺死陳飛宇,搶奪‘傳國玉璽’的成功性,又提高了不少。”

“這一次,真的到陳飛宇命終之時了。”宋玄負手而立,彷彿判下了陳飛宇死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