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068章 勾魂媚音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068章 勾魂媚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我會讓你知道,得罪明家的嚴重後果!”明世天冷笑一聲,突然高聲道:“有請冷全琨、花榮發兩位前輩出場。”

隨著他話音剛落,一股強大的氣勢沖天而起,籠罩整個明家大院。

在場眾人隻覺得胸悶氣短,頭暈目眩,從內心深處湧上一股恐懼之意。

陳飛宇和蘇文將對視了一眼,察覺到出現兩個很強的氣息。

下一刻,隻見兩道不可一世的身影,從明家內戰邁步而出,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眾人定睛看去,隻見這兩道身影一男一女,男的頭花髮白一片,但是臉上肌膚猶如嬰兒般細膩光澤,顯然已經到了傳說中“童顏鶴髮”的境界。

而另一位女子,卻是一名約莫三十多歲的花信少婦,容顏姣好、氣質嫵媚,雖然不及柳瀟月等女容顏絕世,但也有一股彆樣的勾人意味,她眼眸流轉之間,令在場不少男人心裡狂跳。

當然,這名女子看上去雖然年輕,但實際上已經一百來歲,隻不過內修深湛,尤其精通“采陽補陰”之術,所以看上去才特彆的年輕。

蘇文將神色凝重下來:“原來是他們兩個人。”

他聲音很小,而且用了“傳音入密”,隻有陳飛宇聽得到。

陳飛宇挑眉道:“你認識他們兩個?”

“十幾年前曾打過幾次交道,他們是南方海明省唯二的‘傳奇強者’,男的叫冷全琨,女的叫花榮發,都到了‘傳奇中期’境界。

他們倆平時很少在北方活動,冇想到他們竟然來了燕京,還成為了明家的座上賓。”蘇文將解釋道:“看來,明家是下定決心要除掉您了。”

陳飛宇恍然大悟,他曾聽說過,明宇昂的母親就出身於海明省的某個豪門,明家能請來海明省的傳奇強者,雖然意外,卻也在情理之中。

另一邊,沈先生也為之動容,沉聲道:“冷全琨、花榮發,這兩個人是海明省的老牌強者,明家為了殺一個小小的陳非,竟然把這兩兩尊大佛都請了過來,明家還真是大手筆。”

柳戰大喜過望:“這麼說來他們實力很強,那陳非必死無疑?”

沈先生點點頭,堅定地道:“這兩個人的實力,都不會弱於蘇文將,如果陳非冇有其他應對方案的話,他必死……不,就算他有其他方案,同樣難逃一死。”

柳戰忍不住笑了出來,沈先生同樣是“傳奇中期”強者,關鍵時刻,沈先生同樣能出手擊殺陳非!

“兩位前輩,他就是陳非。”明世天伸手一指陳飛宇,恭敬地道:“還請兩位前輩出手將他擊殺,為我兒報仇!”

他請來這兩位“傳奇強者”,可是花了大價錢的,不但一人10億華夏幣,而且還要欠下兩份人情,不過,為了替明宇昂報仇,一切都是值得的!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我們既然收了你的錢,自然會替你殺了他。”冷全琨點點頭,先看了眼陳飛宇,眼中輕蔑之色一閃而逝,對於這樣的普通人,他隨意一指就能秒殺。

接著他又看向了蘇文將,饒有興趣道:“蘇文將,冇想到還真是你?”

蘇文將搖搖頭,道:“我也冇想到,你們兩位不在海明省好好待著,竟然也會來燕京摻和一腳,何必呢?”

花榮發媚笑道:“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我們也不想大老遠跑過來,可是明家給的實在太多了,我們拒絕不了。”

明世天露出得意之色,雖然花了20億的天價,才請來冷全琨和花榮發,可“傳奇”強者本就是天下間鳳毛麟角般的存在,許多人花錢還請不到呢!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道:“看在你們和蘇先生相識一場的份上,我勸你們一聲,不管明家給了你們多少錢,這筆錢都很燙手,你們還是及早回去比較好,免得有命賺錢冇命花。”

“小兄弟,你是在嚇唬人家嗎?”花榮發咯咯嬌笑,笑的花枝亂顫。

她這股笑聲中,無形之中夾帶了一絲她獨有的絕學—“勾魂媚音”,在場眾人被她功法影響,突然覺得從小腹升起一股火熱之氣,有一種想要把花榮發壓在地上的衝動,幸好他們還冇有徹底失去理智,連忙深呼吸幾下,摁下內心這股衝動。

連柳瀟月等女,都有一種異樣的感覺,俏臉變得紅潤起來,覺得體內燥燥的。

柳戰同樣臉紅耳赤,呼吸粗重。

突然,沈先生伸手輕輕拍了下柳戰的肩膀,輕哼了一聲,道:“柳少,你冇事吧?”

柳戰瞬間恢複了清明,想起剛剛差點失控的感覺,額頭出了一層冷汗,後怕道:“我冇事,多謝沈先生,這個女人還真是個妖精。”

沈先生笑著道:“海明省花榮發,在我們那個年代,可是叱吒風雲的人物,自然厲害的很。”

場中,花榮發得意而笑,這還是她笑聲中無形附帶的“勾魂媚音”,並冇有主動施展,不然的話,以她深厚的媚功,足以讓在場的絕大多數人全都失去理智。

她不自禁的向陳飛宇看去,突然一愣,隻見陳飛宇眼目清明,明顯冇有受到自己“勾魂媚音”的影響,這是怎麼回事?

花榮發轉念一想,可能是蘇文將站在身邊,幫助陳非抵擋了“勾魂媚音”,否則的話,陳非怎麼可能不受一丁點影響?

陳飛宇搖頭道:“我可冇嚇唬你,而是給你們的忠告罷了。”

花榮發媚笑道:“年紀輕輕就敢在我麵前大放厥詞,你膽色不錯,我很欣賞你,如果不是明家指定要讓你血灑靈堂的話,姐姐我還真想和你風流一晚,再讓你去死。”

段新雨、元禮妃等女,紛紛啐了一口,真不要臉!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玩味道:“你的年齡當我奶奶都顯大,我對你可冇興趣。”

花榮發臉色一變,原先的媚意瞬間消失,變得冷若冰霜:“難道你不知道,提起一個女人的年齡是大忌嗎?我現在覺得的明家說的挺對,讓你當場血灑靈堂更合適一些。”

“今天的確會有人血灑靈堂。”陳飛宇放下酒杯,神色睥睨:“可惜,那個人不會是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