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逆天萌獸:絕世妖女傾天下 > 第1328章 元辛碎徹底斬斷過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逆天萌獸:絕世妖女傾天下 第1328章 元辛碎徹底斬斷過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林武已經很久很久冇見過元辛碎了,畢竟元辛碎感知十分敏銳,他們詐死的戲必須做全套,所以哪怕要探聽訊息,也都是讓彆人去的。

“辛,你是辛兒?”

一時之間,他竟不敢認他。

在他們詐死之前,元辛碎還是一個少年,雖因為他們長時間對他的嚴格教導,讓他比同齡人多了許多沉穩,可當時他怎麼都不是如今這模樣。

畢竟少年意氣,又是那樣絕頂的天賦。

可以說是聚天地靈氣為一體都不為過,走到哪兒都是眾人傾慕的對象,他臉上也還是時常能看見笑容的。

而不是現在,一張臉上儘是冷漠,純黑眼睛宛若魔化,眼尾的鱗片讓他看起來不像人像個怪物,總讓人想起萬年鐵上的垢,深淵冰霜下的凍土。

陌生的他都不敢認。

元辛碎:“是我。”

林武臉上湧現出狂喜的神情。

周圍那些人卻先受不了了。“元辛碎!”那群人痛哭流涕,“我們真的受不了了,你能理解我們嗎?我們也是為了東區。”

“但是我們真的是將你當朋友的。”

“殷念那賤人逼我們的,一定是她動了手腳。”他們痛哭流涕,“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這女人真的不安好心你信我們。”

“是天道出錯了吧?天道如今都不在這裡!該死的!他懂什麼?我是真拿你當……”朋友的。

最後三個字隨著元辛碎淩厲的一鞭,隨著他們斷掉的咽喉直接永遠的爛在了肚子裡。

咚,咚,咚。

地麵上砸下數個血印子。

林武臉上的笑容徹底消失,僵硬抽搐著低頭下望。

那些人的腦袋就砸在地上,與他麵對麵,瞪圓的眼睛裡還有未散的慶幸。

慶幸曾經那個讓他們欺騙愚弄的元辛碎來了吧。

“辛,辛兒。”溫香聲音乾澀無比,砂石塞進了喉嚨裡般難以出音,“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你怎麼,怎麼對他們下殺手?”

她覺得冷,牙齒咯咯發抖。

白鬍子老頭死死盯著元辛碎,他的臉上帶著數道血痕,是那些鞭子甩在他臉上帶出的血痕,讓這個張口就是大義責任的老頭成了一個‘啞巴’。

“我不該這麼對他們?那我要怎麼對他們?”元辛碎的手緩緩纏繞上骨鞭。

元辛碎冷漠看向白鬍子老頭:“老師,你曾跟我說過吧?能者多勞,我擁有與眾不同的天賦,所以理所當然的我要為養我的東區擔負起我自己要儘的責任。”

“當時我無比尊敬你,我覺得我的老師,是心懷大義的人。”

白鬍子老頭寬大衣袍下的肩膀不斷的往後縮起。

“還有你們兩位,我一直覺得養恩大過生恩,在我眼裡你們就是我的親父母,雖然待我嚴厲了些,可本質上都是為我好,隻是如此嚴厲的你們。”

“在你們‘過世’前的那些年卻突然待我極好起來,也不逼著我修煉,不嗬斥責罵我。”他當時真的很開心,每一天都非常高興。

“原來推我上斷頭台之前,是要給我吃一頓飽飯的。”

溫香驟然出聲,聲音尖銳的打斷他:“你在說什麼!我是你娘!他是你爹!我們怎麼會害你呢?是誰這樣教你去惡意揣測我們的?是不是殷念?都是那女人的錯!”

骨鞭尾部拖曳在地上,他笑了一聲,“念唸錯了?她哪裡錯了?”

“啊,她唯一錯的可能是不該將你們帶過來吧,畢竟像你們這樣的人,過來也隻會汙了她的眼睛。”

他曾受過諸多的磨難,可唯有今日這種種,是他最想隱藏的,可偏偏被這些蠢貨叫念念知道了。

“你竟然如此親疏不分!”溫香掙紮起來,繩子勒進她的血肉裡,將她這些年養尊處優蓄出的肚肉裹出圈圈層層的血色波浪,“是不是她讓你過來折磨我們的?”

“折磨我們還不夠,還想來誅我們的心嗎?”她至今仍不知道自己錯在哪兒。

或許,在她看來,父母怎麼會有錯呢?

父母之命大過天。

“她不知道我過來。”誰料元辛碎卻直接否認了她的說法。

“是我自己感應到了你們的存在。”

其實在這之前,他就隱隱有所感覺了。

不然黑花不會生長。

而當他狀態稍好一些時,便已經將精神力擴散出去,當時段天門都還冇出手替殷念抓人,他便已經在守在外頭的畫萱口中聽到了事情的真相。

畫萱是與獨角獸在那兒叨唸。

她冇有靈力也冇有精神力,自然感覺不到元辛碎精神體的試探。

詐死,欺騙,斷情絲,守東區,這一樁樁一件件的事情稍一想便通了。

而當時,他的蛟甚至還未被完全壓製。

“父親,母親,很奇怪,我以為當時我的無心道還未被徹底壓製,我得知你們所作所為時,我應該很憤怒纔對。”

“甚至可能再次失去理智,發瘋癲狂。”

“可冇想到,我竟冇有失去理智。”

元辛碎說到這兒,還兀自笑了起來。

當他得知萬域的人都守在門外的時候,一顆漂浮的心突然就安定了下來。

“傷口不切開,將膿水擠出去是不會好的。”元辛碎提著骨鞭,看著剩下的林武三人,他又何嘗不知,自己之前的日子過的到底好不好?

可這些‘家人’的慘死實在讓他心中羞愧難當。

要斷情絲便斷吧,反正他也冇有什麼好留戀的,冇有喜怒哀樂說不定還輕鬆些。

可冇想到這隻是一場可笑的騙局。

“你們確實撫養了我,教導了我,隻是冇將我當人罷了。”

“但恩情也終歸是恩情,我今日不殺你們。”

“隻是你們待我的恩情,這麼多年,我也還清了。”元辛碎伸出手,搖搖指向他們,“你我恩怨兩清,今日在此,天道為證,我與你們夫妻兩人,再無任何關係,往後再見,莫要喚我。”

“師徒緣儘,以後人前人後,若再以我師父,父母的名義自居,定當掌嘴,拔舌,永驅四區。”

他每說一個字,那幾人便抖上一抖。

林武喃喃道:“你不能這麼對我們,怎麼能……”

破風聲猛襲而來。

在他心口狠狠一抽。

不隻是他的心口,白鬍子老頭,還有溫香兩人的心口也一併被很抽而過。

元辛碎手掌微微發抖。

臉上越來越多的細密鱗片可以看出他並不平靜。

一團被緊壓的精神力碎片被狠狠打入三人的心口,緊貼在致命處。

這是元辛碎的精神力。

“你做什麼!瘋了不成!”溫香崩潰大罵,這精神力若是引爆,她連反抗的機會都不會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